活見鬼

双兰/德潘/灿白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

德潘本《寻欢作恶》准备预售了!!!!有生之年,痛哭!!

罩四卓:

冷圈有生之年!德潘第一本合志!开预售了!


原作:《哈利波特》

配对:德拉科马尔福&潘西帕金森

刊名:《寻欢作恶》

刊本信息:

尺寸:A5

类型:中短篇图文合志

内容:12篇短篇+彩色插图13p+黑白插图xp

装帧:外封250g珠光纸(暂定)

内封200铜版复哑膜

扉页硫酸纸

内页80g米白道林纸

字数:16w↑↓

页数:300p↑↓

预售价:76元(经济有压力可选择定金50+尾款26)  

(建议想买的朋友们预售就开始买,我们只会在预售量的基础上多加一点印量,所以通贩可能会没有余本且价格更贵)

预售时间:10月19日19:00-11月05日

前17名抢购的,送两张明信片

预售链接


请仙女们积极帮扩!谢谢支持!!

【灿白】《不要当真》(现实向/短篇完结)


1.

你读书时最喜欢的女孩长什么样啊,怎么一张照片都没留?是不是她不够可爱,对你不够好,也不会逗你笑?

喂,什么叫你那时候还小不懂爱啊。我陪你这么多年,你懂了吗?


2.

你刚来的第一天,热情又讨好的向我们每一个人问好。然而大家已经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了,回答你的时候有气无力的。

你转来向我伸出手,作了个自我介绍。

我上下打量了你一番,在你就要尴尬的收手的时候,握住了它,我把水瓶塞到了你手里。

“帮我接杯水,谢谢了小不点。”


3.

“傻大个!你居然敢不回我消息。”你门都不敲就张牙舞爪的扑来。

“别靠近我,先去冲澡啊!”我嫌弃的一手将你撑开。

你把买的水果放在我的桌子上,撇着嘴去阳台拿了换洗的衣服,嘴里叨叨个不停,“你知道吗,今天舞蹈老师还夸我进步大呢,说不定——”你凑到我跟前来压低声音说道:“我能和你一起出道呢。”

看着你转身急促小跑向浴室的背影,我不屑的笑了笑——怎么可能,傻瓜。


4.

队友猛的推门进来,杀气腾腾的走向你,你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我也一样。

“我最鄙视你这种小人,“他大声对你说道,练习室里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占用本属于别人的东西,你现在得意了?”

你拧着脖子对上他凶狠的眼神,一言不发,却没有闪躲一下。

我急忙站起来,挤进你们之间。

“干嘛呢,一大早的,难得你一大早的精力这么旺盛。”我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和我坐到一边去。

“喂你干嘛总是这么老好人,你知不知道新来的他挤掉了——”

“好了好了,有事也别在这嚷嚷,像什么样子,晚上我请你吃炸鸡再听你慢慢说,好不?”我终于成功把他按在了椅子上。

我回头扫了一眼你,你还站在原地,一副蠢到家的英勇就义的表情,唯独放在一旁的手在轻微颤抖着。


5.

你趴在我的床上睡着了,泪痕还挂在脸上。

也是,白天那么累,晚上也从来没有停过练习,我必须得承认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努力一点。

我把你往里推了推,为了给自己挪出来一点位置躺下。你睡梦中乖巧的缩成一团,发出我家小狗哼哼地声音,就着昏暗的灯光,我看着你修长的手,白天在你逞强又偷偷害怕的时候,我多想握住它。


6.

我等这样灿烂的一天很久了。

二十年来,我从来没有觉得生活对我这么好过,可能是因为媒体和粉丝都在感叹我们的年轻和帅气。也可能是我不光是在为了自己而努力着。我每天都拽着你上下班,护着你走机场。经纪人哥哥私下夸我做的很好,不知为何,对于这份夸奖我感到隐隐心虚。

我们一起去了泰国,去了中国,你说你都是第一次去。但你不是自称自己是个厉害人物吗,怎么在机场都能丢失大部队,怎么做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小虫子吓傻掉。


7.

“我说真的,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8.

时间推着我走,我连逃都逃不掉。

行人道上每个人都裹着厚厚的衣服,我想出来透透气,顺便再去偷偷摸摸买包烟,这是我最近刚学会的。

当我快到到小区门口时,又不凑巧的被路人认出来了,她们居然叽叽喳喳地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儿呢?我想回答,但我答不出来,我已经超过八个小时没有搭理你了。

陌生的号码打进来,我避开了人群,叹了一口气,还是接了起来。

“哼,你怎么又不回我消息!还屏蔽我!”电话那头传来你沙哑却有力的声音。

“谁啊?卖保险的我从来不回。”

“哎,你知不知道我这个点才从录音棚出来,“你压低声音说道,“你来接我嘛。“

“不接。”我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我给你买炸鸡?”

“……”

“我给你买好多好多炸鸡。”

为了炸鸡,我要勉强自己去见你。

我不自觉地梳了梳一天都没咋收拾的头发,小跑下楼去开我的小摩托。但是为什么你就坐在我的摩托上,邋里邋遢地啃着本属于我的炸鸡?

“你给我下来。”我隔着你五六米压低声音命令道。

你搓了搓指头,嬉皮笑脸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

“你还有脸吃我的炸鸡!”我拍开你的手,它早就被晚风吹的冰凉。

你讨好地蹭着我温热的手心,喃喃道:

“原来炸鸡才是鱼饵啊。”

“明知故问。”


9.

——其实我还是更想要你。


10.

你做错事从来不会承认,你想要的却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伤害我,你也连句客套话都不会说。我最知道你自私,狂妄,虚伪又胆怯,所以我比所有人都有资格讨厌你。

你知道吗,最脆弱的夜里我都听着你熟悉的呼吸声,绞尽脑汁地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你永远陪着我。我笨拙的脑袋瓜想不出来,你这么聪明,怎么又不肯帮帮我。


11.

我决定搬出去住了。

你一声不吭地帮我收拾行李,像在给我示威,但我们谁也没有开口。

那些很久以前我们在宿舍写的便利贴从抽屉里跑了出来,我连忙把它塞进行李箱,趁你没有发现。

忽然觉得这种感觉好熟悉,好像梦到过。

说来肉麻,我经常在被簇拥的机场想你,我在独自一人的练习室里想你,特别特别想你忽然出现在我身边。别误会,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但如果你累了,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坐在马路牙子上,谁也不开口。有些事情对于别人——甚至你,都轻而易举,但偏偏都在难为我。

我说真的,如果我坦白的话,你也会坦白吗?如果我有勇气听你说出口,那些每夜每夜在梦里割伤我的话,我们就都能释怀吗?


12.

我在只属于我们的秘密抽烟基地找到你。

“我要离开了,受够这里的一切了。”

包括我吗?

“没有我在,你以后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气。”

你知不知道大家说我脾气最好了?

“我走了,你一定要记得想我啊。”

其实我最近在练习如何不想你呢。

“我真的要走了,”你抬头看着我,泪汪汪的眼睛像秤砣在猛拽着我,“你说说话呀……”

“白痴,“我挤出招牌笑容揉了揉你毛绒绒的头发,“我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

“那你要回一下我消息啊,哪怕你很忙……”

我送你回去了,我的指尖刚还蘸着你滚烫的泪水,现在就风干了。


13.

你发的消息,十条里我挑一条无关紧要的回。你生日的礼物,我每一年都不会忘记。

毕竟我是第一个让你敞开心扉的人,也是见你流过泪最多的人——这些也都是你说过的呀——为什么最后还要再叮嘱我一遍。


14.

“我当生日礼物送给你。”

“我永远对你好呀,我保证!”


15.

卞白贤,我们都会长大,然后变老,我没有逃跑的念头了。

只是有些事我没有勇气坦白,想必你也知道,那些藏在便利贴里专门写给你的话,如果不巧被你看到了,就像你叮嘱我的那样——不要当真。


—END—

德潘同人西皮本今年要出了!!!!预告片!太不容易了555!!

罩四卓:

德潘同人合志《寻欢作恶》预告 制作 @Peanutbug 


10月19日本宣预售

敬请期待


我和尖,虽然说出来很伤心的,但大概真的能写出来本抖m小说了。明日再次离开尖了,不知道今年还能不能再见了,随传随到

德潘合志《寻欢作恶》印调

有德潘er调一下问卷啦!超良心的德潘同人本,花费了我们很多心血!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罩四卓:

印调




预计收录13篇文章,预计15w字,新旧各一半。预计13张图,应该是全部未公开。


小料会做新的钥匙扣,八月下旬应该可以预售


欢迎朋友们支持啊!

我的文暂时都不更了!今年德潘同好们准备出本!我的坑后续都会收进本里!嗯嗯٩(•̤̀ᵕ•̤́๑)ᵒᵏ

2018,第一个月的愿望是能见到尖尖,真的很想见他,最近,怕这个念头没了

德赫党故意把时间线倒着放,假装自己很无辜,知不知道你们苏三太太解释的全文 最后一句她犯贱的话 是她一开始就说的?还有几个德赫党,先开始在微博上挂人,最后把自己干的事说是别人干的,心虚什么啊,截图都存着呢。真的是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没有脑子的可悲腿毛@

请ky狗圈地自萌:

@苏三的德赫自留地 还原“苏三的德赫自留地”无理占潘西tag情况。可能很多帮苏三说话的德赫粉只听到了太太的一面之词,认为“有人物出场就可以打tag,就算这章没有出场也可以打tag”。
首先,这一说法根本不成立,事实是“苏三的德赫自留地”占潘西tag49次,其中38次“本章没有潘西”。
其次,打tag说方便追文,有脑子就想想有几个关注潘西tag的人会想在tag里追你的德赫文?
再者德赫cp文,打其他角色tag本身就是不尊重,而且潘西粉大部分都是德潘粉。确定不是来挑衅的吗?
德赫党先在微博挂人,ID雲夢泽的德赫粉反咬一口说德潘党先挂人。昨天又有四个德赫粉加德潘群挑事辱骂德潘cp,进群问候德潘党全家,脏话满篇。“圈地自萌”四个字,ky的这些德赫党知道怎么读吗?

【德潘】[hp同人]大文豪-04完结

完结撒花!!!!!

夹可爱:

德拉科想抄起杯子砸过去,忍着连心的手疼在床头摸了半天,才想起来杯子刚才已经砸出去阵亡了。他像一个白色的粽子被绑起来扔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个黑发女人大摇大摆地推门进来。

“你撒开我!”德拉科亲眼看着潘西走进来、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床边又伸出手掀开他的被子…?

“就你这小身板,哧。”潘西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脑袋有毛病啊马尔福?真以为自己是德雷·马芬吗?随便一跳就能从耳朵里掏出一把焱弩箭来驰骋?”

“你…你看了?”德拉科的脸瞬间从害羞的粉红色变成了激动的大红色。

“你以为你卖出去的那十本是谁买的?”潘西没好气地说。

“还…还卖出去十本呢?”德拉科激动的嗓音都变尖了。

潘西:“……”

潘西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脑仁有点疼,于是她撕破了伪装不耐烦地拆穿:“我买的,十本都是我买的。”

“写得怎么样?”德拉科并没有像潘西想象中的那样深受打击安静如鸡,反而更加的激动了,恨不得和自己慧眼识珠的前女友讨论剧情。

“写得很糟糕,我觉得里面刻画的最好的就是西西·阿兹海默,她对德雷·马芬真是掏心掏肺地好。可惜德雷·马芬被鬼迷了心窍,竟然不顾她的委曲求全与一片真心,宁愿去打拼不可能有任何起色的事业也不愿意和西西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潘西清了清喉咙,“真是渣男,最后爱情事业两手空空。”

“一派胡言!”德拉科气的发抖,“德雷·马芬的事业蒸蒸日上,他是为了两个人更好的未来才选择分手的。西西离开他会过的更好,我明年发表的续集里西西·阿兹海默要跟他结婚了呢——”

“那你呢?”潘西打断了他。

“我…我也事业蒸蒸日上…”德拉科一个急刹车,说话声音与气势都弱了下去。

“那我呢?”潘西追问。

“你…你也挺好的?”德拉科心虚了。

“我不好,马尔福,我一点都不好。我甚至恨你,我想手里能有一把刀狠狠地捅进你身体。你让我变得面目全非,离开你我过的更加不好。从来都是你说了算,”潘西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你说分开就分开,你仗着我的喜欢践踏着我,我看不起你,我希望你过得比我更加不好。我看到你现在过的不好别提有多开心了,我被甩的时候哭到吐都觉得没什么了。”

“啊?怎么会哭到吐啊…那我…”德拉科看着潘西突然觉得心脏一阵紧缩,“那我现在还要用真爱把你哄回来…?”

“你看,悲哀的在于我跟你说真心话的时候你都没有正经过,你让我觉得我单方面经历了一场笑话。”潘西慢慢地坐下,她揉了揉眼睛,觉得干涩的不舒服。

“你别哭…”德拉科叹息着伸出手想摸摸潘西柔软的黑发,却扯到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你别动了,你这个智商我怕你蠢死。”潘西扯出一个特别丑的微笑,递给德拉科一厚摞羊皮纸,“这个,送你祝你早日康复,我走了。”

德拉科怔怔地盯着这卷新旧不一的羊皮纸,对潘西的背影喊:“喂,帕金森——”可是潘西已经走远了。

德拉科艰难的展开这一摞纸,第一页是潘西熟悉的字体:

“2008.12.21 晴 马尔福,见字如面。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看来这次你终于可以收到了。塞到你手里看你不能反抗的样子果然很开心。我以为再见你会很开心,结果不是,那就算了吧,再熬下去连回忆都不再美好了…”

德拉科眨了眨眼,似乎意识到什么,他挨个翻了翻后面的日期。每周一张,整整齐齐的520封信记录着潘西这十年的点点滴滴,工工整整的保存下来像是周记作业一样虔诚地交给他。这十年五百二十周,化作五百二十把锋利的刀子划向德拉科迟钝的心。

“2003.06.08 雨 德拉科,今天我很委屈,我在出版社被赶了出去,因为当年我大喊了一句抓波特。我为了你也去学习写书,我以为我出版了书你就有可能会看到我。原来当作家真的那么难,我只是想和你再有一点共同点…你过生日啦,这是我第五年没有陪着你,你肯定习惯了,可我要多久才能习惯呢…”

德拉科疯狂地读着信,翻过一页一页的纸,像是穿梭回了过去。

“2000.12.31 雪 德拉科,不好玩,你快点回来,我想你,好想你。”

“1999.08.05 雨 德拉科,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一定在策划着给我一个惊喜吧。是不是要跟我求婚啊,我都猜到了,你肯定拿着光荣之手在三更半夜用小石头敲我窗户,等我要往外泼洗菜水的时候骑着火弩箭飞到我窗前掏出一个戒指。或者你就单纯的回来也好,可以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再或者就让我知道你在哪里也行…我以前好喜欢下雨啊,德拉科,可我以后再也不喜欢下雨了。我以前也好喜欢你,你如果今天不回来我就再也不喜欢你了。”

“1999.06.05 雨 生日快乐德拉科!我今天去马尔福庄园,纳西莎说她也有一年没有见过你了,你跑去哪里了啊?我不跟你赌气了好不好,我没有同意跟你分手啊,你要讲道理的。你回来嘛,我从麻瓜的书店里搜到了一本书当礼物送给你啊,是一位店员推荐给我的,叫《这样写出好故事》,你想不想看啊,肯定想看。你快回来啊我送给你呀。”

“1998.12.27 雪 圣诞快乐王八蛋,我没有原谅你。”

“1998.08.05 雨 你竟然错过了我的生日。”

“1998.06.05 雨 生日快乐。”

“1998.05.03 雨 混蛋,我冒着生命危险想要救你,你竟然敢隔天就跟我说分手玩消失。分就分。我早就厌烦你了,无趣至极又头发稀少!早就不喜欢你了!”
……

德拉科翻完了五百二十封长短不一的信,心里压抑的喘不过气。

他以为离开潘西是对两个人都好的选择,他以为潘西可以很快就忘记他然后开心地继续生活下去。

原来并不是,原来从头到尾都不是。

德拉科一骨碌翻起身准备追出去,突然发现枕头下压着一本新印刷出来散发着墨香的精致小册子。他翻开暗绿色的封面,油墨印刷出的潘西手写字体:to D.M.,书名标题:《前女友的自我修养》

书的首页写道:谨以此书献给世界上所有该死的前女友们,你的前女友盟军,P.Parkinson

德拉科迟疑的翻开这本书,被内容震的魂飞天外。这并不是他被潘西偷走的日记,而是潘西自己的日记。他躺回了床上花了四个小时读完了这本日记,像是以潘西的视角重新活了一遍。

通过潘西的语气,他从七岁的稚嫩女孩初遇傲慢男孩的厌烦,成长到十二岁情窦初开的女孩暗自忧伤的情愫,又变成一往情深的女人。而他在她生命里扮演的是一个刽子手,仗着她的喜欢一次一次的凌迟着她的骄傲。

德拉科合上了这本精致的书,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呆呆的瞪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

德拉科今年已经28岁了,一事无成,热爱的魁地奇他一窍不通,挚爱的写作他毫无建树。布雷斯已经成家甚至有了孩子,高尔加盟开了蜜蜂公爵糖果店分店,而自己早就迷失在了岁月的长河,再也没有人会像潘西一样在乎他,他却把潘西弄丢了。向来只是他一个人做决定,而潘西舍不得去拒绝他。

德拉科愣躺到了月光照进圣芒格的窗户。他突然翻身站起来,一阵狂奔出门绝尘而去。五分钟后的博金博克迎来了今天打烊前的最后一位客人,进门甩了五个金加隆抢了光荣之手就跑。十分钟后的德拉科手持光荣之手气喘吁吁地在马尔福庄园跟纳西莎撒娇,连哄带骗地求到了马尔福家的祖传戒指。四十分钟后行动力惊人的德拉科已经单手挎着扫帚飞到了位于肯特郡的帕金森庄园。

潘西也躺在自己的床上把脑袋埋在枕头里当鸵鸟。她越想越后悔,觉得给德拉科说的话太重了。她明明没有那么酷,明明今天还是会撕心裂肺地思念他,这周日还是会习以为常地给他写不会寄出去的信。突然听到窗户外有当啷当啷的声音。

自从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后,帕金森庄园就只有她和几只家养小精灵相依为命,尤其一到晚上她只待在主卧里写写东西。因此这样的动静让潘西有些害怕。

在派了三个家养小精灵多方位不同角度的观测,潘西了解了有个黑色人影在砸她以前卧室的窗户玻璃。

潘西壮起胆穿过长长的走廊打开了很久没住过人的旧卧室房门,潮湿的灰尘气味让她有些咳嗽。她扒着窗户边咳边往外看,不看不知道,一看…还不如不看。

马尔福家的德拉科,打着石膏的右手艰难地抓着火弩箭,左手抓着一只枯萎的手,用不知道哪里学来的三脚猫魔法让地上的小石头歪歪扭扭地砸着她的窗户。

“你做什么!”潘西的声音里鼻音很重,显然是哭过。

德拉科摇摇晃晃地从窗户挤进来,火弩箭随意的丢在地上,抓着那只光荣之手两条腿都跪在地上。用虔诚祈祷的姿势对着潘西,右手在裤兜里摸了半天,就在潘西以为他要耍流氓的时候,德拉科终于从兜里抠出来那枚戒指。

潘西瞬间就愣了。德拉科双膝跪地(因为腿摔受伤),单手举起一枚闪亮的戒指(因为手受伤),另外一只举不起来的手里举着一只不知道属于谁的光荣之手,面带微笑地对她说:“潘西·帕金森,嫁给我好吗?”

潘西静静地看着德拉科,然后她说:“不好。”

德拉科慌了。他构想过无数种可能,可潘西这样毫不在意地拒绝却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潘西看着德拉科慌张的直流冷汗,心里乐开了花脸上还要保持严肃。

“你没拿到魁地奇大满贯,凭什么要我嫁给你?”

德拉科猛地反应了过来,咧开嘴大笑,笑到手疼腿疼肚子疼。他抓住潘西的手不由分说地给她套上戒指,对潘西撒娇,要潘西抱抱。

她走过去拥抱住他,依偎在他瘦削却足够宽广的肩膀,安慰他,像她这十年在梦里做的一样。

圣诞节前夕肯特郡瓢泼大雨,可潘西的今晚在记忆里充斥着暖阳。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