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德潘/灿白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双兰】想起你揍我的拳数差三个到一千(1)(相爱相杀/替妹和亲/狗血/喜剧)

高冷兰陵王x炸毛花木兰 花木兰替妹妹远嫁楼兰和亲的故事,架空设定,后期有长城队打酱油。
再被官方炸出来了,不交党费来不及了,上个月开了个大长篇,先发一章
————
0.

“想起你揍我的拳数差三个到一千,于是我决定重新回到你身边。”

1.

太阳当空,花家大小姐花木兰刚从外面打完野兔从后门溜进来,就听到正厅里喧哗的声音,一瞅,竟是朝廷王公公来了。

“花大人,此乃喜事,您为何愁眉不展呢。”王公公收起圣旨,昂首看着比他高出不止一个头的朝廷一品武将花泽类花大将军。

花木兰偷偷从屏风缝隙中望去,看到父亲欲言又止。

“罢了罢了,此事已定,皇上的圣旨岂是你我能左右的,”王公公惺惺作态地拍了拍花将军的肩膀,“也算弥补你们花府没公子为国效忠的遗憾了。”



花泽类,当朝一品统帅,英勇善战曾为太平大唐立下汗马功劳。家中仅有两位千金,大女十七岁活泼好动,名为花木兰;二女十四岁聪慧美丽名为花水仙。就在花大将军期盼着夫人为他生下一个公子之际,不幸的事发生了——青梅竹马的爱妻难产离世,而三公子身体异常娇弱,不到三岁也因病去世了。

花将军一蹶不振,发誓不再娶亲纳妾,自己亲手把两个千金拉扯大,始终将大女儿带在身边,教她爬树打猎,这眼看着大女儿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却一个上门提亲的都没有。反而是这二女儿愈发亭亭玉立,这不,今日朝廷就下了圣旨,要将花家二女儿远嫁西域和亲。



2.

“爹,这事你先别和妹妹说,我去见见皇帝,让他念在我们花家昔日沙场战绩上网开一面。”花木兰拍着自家老爹的肩膀安慰道。

花将军摆了摆手,面部痛苦地哽咽道:“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木兰啊,爹爹老了,皇上也是念着旧情,默许我吃着朝廷一品官员的饭,家里却没有男儿出兵征战,唉,要是你娘还在……”

“哎呦,别哭了爹,”花木兰将花将军一把抱在怀里,“信我,总会有办法的。”

花木兰轻轻拍着父亲的背,这幅脊梁曾背着她穿过一片片闹市,而如今低头看看,就连他头顶的白发都藏不住了。



3.

花水仙隐隐觉着今日家里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父亲一大早就去上朝了,而姐姐花木兰既没有练剑也没有出去玩,只是在庭院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阿姐,你做什么呢?”花水仙轻声问道。

花木兰显然没有听见,依然手背在身后低着头踢着小石子。

“姐!”花水仙走进花木兰身边,又提高了分贝喊道。

“啊!”花木兰一哆嗦,转过去说:“你叫我?”

“看你魂不守舍的,干嘛呢,进我屋来,给你看看我新插的花吧。”花水仙冲她招了招手,她知道姐姐向来欣赏不来插花,但她也只是想给她找点事做。

这时父亲回来了,他愁眉不展步伐沉重,开口道:“水仙啊,爹有事——”

“水仙你先回屋去,”花木兰猛的打断了父亲的话,对花水仙说道:“我要事和父亲商量,等午饭了再叫你哈。”

“可是……”花水仙望着父亲,他感觉到父亲眼中凝聚着光,一点一点暗淡下来。

“一会儿就好,”花木兰将她转了个身,把她轻轻推向她房间的方向,“你先写写字画画画什么的,乖。”

花水仙回头看看父亲,父亲朝她挥了挥手,她只好撇撇嘴,乖乖进了书房,哼,这个家就是姐姐最大。



4.

“什么?”花水仙手中的筷子猛的掉到了地上,大喊道,“姐姐要出嫁了?!”

“是啊,姐姐这么大了,你总不会以为姐姐一辈子不出嫁吧。”花木兰像个没事人一样,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

“是真的吗爹?”花水仙摇晃着花将军的胳膊,“还嫁去那么远的地方?”

她眼中闪着泪花,盯着父亲的眼睛,心里祈祷着不要听到让人伤心的回答。

花将军轻咳了两声,最后还是开了口,“别难过水仙,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哟,哭什么,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呢,也不怕人笑话。”花木兰伸出手掌抹了一把花水仙的眼泪,笑着调侃道。

花水仙拍开姐姐的手,哭的更大声了。



5.

几个礼拜后。

花府门前,送亲的队伍大张旗鼓穿过了整个长安城,花大将军久违的跨上战马,尾随花府千金与西域和亲的队伍,一路跟出城外。

围观的群众左顾右盼,硬是没看到平日里英姿飒爽的大女儿花木兰,各个直摇头——这个大姐当的真是没心没肺,小妹出嫁都不出来送送。



直到城外郊区,花轿慢慢停下,一名使节操着西域特有的口音说道:“花将军请回吧,令爱放心交给我们照顾。”

花将军沉默了一会儿,对着轿子里的人轻声说道:“注意安全,去了不要任性……有空给家里写信。”

“放心吧爹,我年底就会回来看你们了。”清脆的女声从花轿里传来。

花将军停顿了一会儿,欲言又止,最终神情凝重地向送行的各位使节拱了拱手,掉头回城了。

队伍又继续前行,花木兰坐在轿子里咬了咬嘴唇,眼泪砸在红色的嫁衣上,晕开玫瑰一样浓烈的颜色。



6.

几个星期前花将军上完早朝回来,带来新消息说此次皇上让花水仙远嫁的是西域兰陵王,相传他面部狰狞行为怪诞,为了掩饰丑恶的嘴脸常年带着面具,大有克妻之气。花木兰当局不顾父亲阻拦,决意要瞒天过海替妹出嫁,而父亲最终也只能点头答应了,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呢?

花木兰坐在轿子里晕晕乎乎睡着了,梦里出现了一个带着狰狞的面具男人,坐在沙漠中央,不费吹灰之力拧下一只骆驼的腿,连着血一起生吃了下去。

睡梦中的花木兰下意识的一哆嗦,怕是此去凶多吉少了。

——tbc——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