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猴露/铠约/德潘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双兰】想起你揍我的拳数差三个到一千(2)(先婚后爱/替妹和亲/狗血喜剧)

王者荣耀同人 傲娇兰陵王x豪放花木兰
(前文讲到花木兰替妹和亲去了哦,这章兰陵王出场)
————————
第二章

大西北的太阳又毒又辣,每到午后还伴着黄沙漫天,花木兰才来了一个礼拜就已经领略到了。

婚期又往后延迟了几日,西域高家宗室之子和中原花家将门之女的喜事最终敲定在了八月初三,一是因为良辰吉日好事多磨,二是因为将领兰陵王又出去执行任务去了。

一边忐忑一边松了口气,因为还未过门,花木兰暂住在侧面的房间里,离主房隔了一个花园。西域建筑是略微有别于中原的,但人情礼数还是没差。

据悉兰陵王大名高长恭,是高家第四个儿子,还有同父异母的四个兄妹。高长恭母亲生下他后不知所踪,但他又自小天资过人,深受父亲喜爱。

花木兰家庭过于简单,没有太多礼数要做,来到高府难免有点紧张,这几日住在侧屋里显少有人来打扰,也正合了她的心愿。

白天,她去给正房胡夫人请了安吃了饭,又像被圈养的马儿一样在院子里东瞅瞅西望望。

夜深了,她精神的躺在床上瞪着大眼睛,一点困意也没有,刚好肚子叫了两声——这个点了去厨房摸摸应该没人发现吧?



厨房就安排在偏宅的隔壁,花木兰白天无所事事经常在门前转悠,就连有几块石砖都快数清楚了。

西域早晚温差很大,即使夏日炎炎一到了晚上风也不得不变的温柔起来,花木兰披了件薄衣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院子中黑灯瞎火,花木兰用了点内力降低存在感向厨房摸索过去,她轻轻推开厨房的木门,“吱呀”一声划破了寂静。

她轻轻地把门关上,正准备向灶台那边挪动时,一个黑影迅速向她袭来,还来不及反应她就被按在地下了。

“你是什么人?”黑影充满危险地压低声音审讯道。

“我,我是花木兰。”花木兰努力掰开身上压着的人,月光透过纸窗的缝隙照在这人的脸上——狭长深邃的眼睛,浓密翘长的睫毛,高挺秀美的鼻梁,还梳着一条好看的马尾辫。

“花木兰?高府可没这么个人。”黑影继续说道,手劲反而又加大了一点。

花木兰明白了,眼前这肯定是高家自家妹妹,她放弃了徒劳的挣扎,拍了拍握着自己脖子的手努力说道:“我是你未来嫂子,你先放开我再说。”

眼前人带着一脸狐疑松了松力道,花木兰赶紧从她手中挣脱了出来。

“嫂子?”

“对啊,你四哥的未婚妻,姐是从中原来的,这几天白天都没见过你呢,你就是高家小妹吧,没想到长得还挺漂亮。”

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举动过于冒失,黑影人打量了她一样,又把头扭过去不理她了。

花木兰暗暗低笑了两声,这妹妹长得是很可爱,又是大小姐脾气,不由让她想起千里之外的花水仙,不知道她和父亲最近过得怎么样。

肚子再次不合时宜地叫了两声,高小妹闻声便回头瞟了她一样,不情不愿地把盘子里最后两块桂花糕分了一块给她。

她们就这样坐在灶台前的地上,狭小的空间里膝盖迫不得已顶在一起,高家不愧是武将世家,瞧瞧这小妹的腿,比自己还长一截呢。

“啧,看什么看。”

“你好看呗,”花木兰露出一口白牙,又向小妹挪动了一点,“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不知道?”小妹嫌弃地和她拉开了点距离。

说来也是,来了这么几天都没记住家里几位重要成员的名字和面庞,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了,花木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我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尤其是你们这种大家族,我嘴笨怕说错话,你理解一下嘛。”

小妹不易察觉地提起了嘴角,又顿了一下说道:“那你真是来错地方了,我们家人缘错乱,以后有你受得。”

“啊,是不是以后还有阴险宅斗啊,我要完蛋了。”花木兰一听头都要大了。

“那你赶快走吧,出了城门先从西边跑得比较快。”小妹云淡风轻地说道。

花木兰斜眼看了小妹一眼,决定还是先留下来把桂花糕吃完再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她好几天没有和人闲聊这么久了。

塞完最后一口,她拍了拍手,略带含糊不清问道:“话说你们西域有什么好玩的?”

“没有。”

花木兰嘟了嘟嘴继续八卦道:“据说你们这铠大将军英勇无比,上个月还率军一挑五大捷呢。”

“切。你问他干什么,就整个虚伪的吹牛大王。”

“哇,不许你这样说我偶像。听说他很帅啊,你这种年龄的小姑娘没人不倾心的吧!”

小妹斜眼警惕地瞅了她一眼,又不屑的哼了一声。

“咳咳,那不说他了,话说你四个哥哥你最喜欢哪个啊?”

“一个都不喜欢。”

“那你四哥喜欢什么样的?”

“……”

就在花木兰以为小妹不会再搭理她的时候,那略带低沉和沙哑的又开了口:“琴棋书画不用样样精通,就怎么都得会一点吧,会跳舞就再好不过了,贤惠能干,聪明可爱,做饭要好吃,讲话要好听,长得要好看……”

花木兰在她滔滔不绝的几分钟后捂着了耳朵,这小姑子明显是在刁难自己吧,哎,感叹今后生活不易啊。





月末到了,一大早花木兰被丫鬟小红叫起来了。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四公子兰陵王做完任务回来了,一大家子要第一次正式的聚一聚了。

花木兰被两个丫鬟按在梳妆台前涂涂抹抹了半个时辰,就在她又要迷迷糊糊打盹了的时候,胡夫人亲自来到她房间叫她了。

今天她无疑也是聚会的主角,这么大场合她难免有点紧张,胡夫人嘱咐的话她都默默地在心里念了一遍。

“好啦,你也不用太紧张了,”胡夫人笑着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手,“等晚上了小妹从学府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灯展。”

小妹?花木兰莫名安心了点,至少有个熟悉点的人出现了,虽然还是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小姑子。

接近正午,忙碌的一家人陆陆续续围着餐桌坐定了。

“长恭跑去哪儿了,又让一家人等着。”妾氏赵夫人不耐烦地念叨道。

“急什么,许是被他王兄叫走了,他公务繁重多体谅点,再说了白晴不也还没到吗。”胡夫人厉声说道。

花木兰坐在一旁低下头不敢出声。此时坐在正中位置面无表情的就是藩王高澄,右手旁的是正室胡夫人,高家长子和二子都是她所生。而左手边年轻的妾氏赵夫人更加得宠,高家小妹高白晴正是赵夫人所生。

说曹操曹操到,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高白晴给长辈请了安入了座。

花木兰看着她眨了眨眼,不过这妹妹看她好像第一次见。

“这位就是中原花将军之女吗?看起来英气十足呀,以后就是我四嫂啦还要多多照应啊!”高白晴甜蜜的酒窝露了出来,花木兰不记得前几日见到的她还有酒窝?

虽然一头雾水,但无疑高白晴的到来气氛确实给一屋子缓和了不少,充满少女活泼的音调故作惊讶的感叹道:“哇这哪儿来的桂花糕,四哥最爱吃了。”

——“大老远就听到晴儿嚷嚷了,”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花木兰身后正门传来,渐渐走近在花木兰身旁入了座,“不好意思父亲,刚军队里又有点急事叫我去了一趟。”

高澄点了点头示意,这一家人终于到齐了。

花木兰早就准备好了开场白,笑着扭头准备向高长恭自我介绍,对上那双隐隐有些熟悉还带着笑意的狭长大眼睛时,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这这不就是那晚厨房碰到‘高小妹’?可这张绝美的脸怎么和传说中的克妻之相不太一样?

—tbc—

下章宅斗吧!轻松食用!我会努力不留bug的,但是这个设定太狗血了很难没bug 555

评论(1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