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德潘/灿白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C1 志晟x渽民

cp:nct dream 朴志晟x罗渽民
设定就是 真·高冷早熟忙内x温柔开朗体弱门面 (?)
试发一下~

1.
朴志晟飞快地在凹凸不平小石子路上骑着单车,颠的他腮帮子都疼了。
今天是星期五,劳动委员特意来到他身边敲着桌子告诉他下午一定要留下来值日,他头也没抬的趴在桌子上,等到放学铃声一响,他就背着书包从后门溜走了。
朴志晟,几天前刚到十三岁,现在是一名初二,但和“中二”一点沾不上关系,同学老师对他的学期鉴定评价是有点早熟,具体表现?嗯,不太合群算不算。
不合群这个事儿朴志晟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他想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为此烦恼,但有一点很明确,他讨厌看到妈妈为他伤心焦虑的样子胜过对他发牢骚,那让他感到负担。
但有个人说他很酷,狭长的眼睛里带着点崇拜,让他十分受用。
“吱——”刹车声在安静的巷尾里格外刺耳,朴志晟单脚撑地望向三楼向阳的那个窗口。
3,2,1——他默数着,窗户打开了,一只手臂穿过一道铁窗向他挥舞。
朴志晟抿起嘴,眼睛夹成一条缝,这是他笑的方式,客观讲是有点蠢。
“今天这么早放学呀。”窗户后面的人沙哑的声音笑着说,朴志晟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他今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今天下午大扫除,不用值日的人可以提前走。”朴志晟仰着脖子大声说。
“上来坐会儿吧!今天有新的录像看!”楼上的人召唤到。
朴志晟把车上了锁,一步跨过两个台阶,噌噌的上了楼。

罗渽民——就是楼上的那位——比朴志晟大了两岁,小时候朴志晟总跟在他后面。那时候他们住的很近,大人们去上班,他们就偷偷跑很远去河边玩,或者在公园的草地上打滚,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在平地上倒立。后来罗渽民病了,断断续续一直好不了,久远的快乐时光在他康复之前也彻底退了色。朴志晟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出门玩了,一个人没有什么意思,他看着在医院病床上罗渽民,几次想掐着他苍白的脸把他摇醒,让他跟着他出去随便哪里,只要远离消毒水的气味就能心安一点。
那时候小小的他总不开心,好像要和世界冷战,每天都在生闷气,气妈妈不让他老往医院跑,气罗渽民蠢得连自己身体都照顾不好。
爸爸妈妈给他买了很多玩具汽车,他握在手里发呆,等大人们回来时,看到他手都握红了。
没有了最好的玩伴,他的童年也提早结束了。一家人在某次晚饭后决定把他提前送入学校去,他也没有反对。
“到了学校可不像幼儿园了,有很多老师,同学,要学习很多知识,很快你就会交到很多新朋友的。”妈妈在送他去报道的路上对他这样说。
但事实上,朴志晟依然没有新朋友。

等朴志晟准备从罗渽民家里出来时,罗渽民的大姨刚好下班回来。
“星星啊又来看我们渽民啊。”大姨是看着他们长大的,但后来朴志晟搬了家,见大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哎。”朴志晟笑着抓了抓头,“我先走啦啊大姨。”
“路上小心啊。”大姨叮嘱道。
天已经暗了,罗渽民趴在窗户上目送他,朴志晟冲他挥了挥手,取了单车往回家路上赶。
巷子里特有的阴沉的味道慢慢散去,朴志晟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淡了下来,等到进了家门,就又恢复了面瘫脸。
“这么晚才回来啊,又去看渽民了吗?”妈妈听到他回来,从厨房里探出头问道。
“没有,今天大扫除,我被留下做值日了。”朴志晟把外套挂在衣架上,向卧室走去。
“有空多去看看他啊,他肯定很高兴你去看他的。”妈妈的声音夹杂着炒菜声从他身后传来。
朴志晟坐在书桌前,拿出一支笔,又把最近的日期划掉了。嗯这样看来还有几天就能把这个月过完了,坚持住,等到下个月就能和罗渽民一起上学了,他鼓励自己。
唉!可是还要好几天啊,他又沮丧的把脑袋重重的埋进了手臂里。

-tbc-




(第一次写文啊,仅供自己开心,很喜欢忙内身上那种老成直男感(?),又为了满足自己一贯对病娇忠犬的偏爱,没找到什么粮,所以自己动手写了,很多想写的感觉很难表达出来啊,好难好苦…………我对自己好狠…………。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