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德潘/灿白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灿白】胆小鬼 (C1-3)


1.
卞白贤在听到阿甘那平地一声雷呵斥的上一秒还在心里勾勒着今晚虐杀二踢脚那帮人的宏伟蓝图,他出于下意识地颤了颤,还没来得及服软请求宽大就又听到阿甘响亮的嗓门立马升了一个key:“卞白贤?!怎么又是你?!还不快给我下来!”
“挂…挂住了。”可不是吗,他正准备往回缩呢就发现一只裤腿钩在铁丝上,一条腿已经迈出去了,现在只能在阿甘强有力的注视下艰难的重新迈回来了。老张他们买完烟就从女生宿舍那边的围墙翻过去了估计这会儿都快到网吧了,卞白贤自打立志要戒烟后都从那绕着走,今天路线选失误了。
“挂住了?那你就挂着吧别下来了,让大家都看看有门不走非要在这地凉快是吧!就你们这帮大三的最不让人省心了!上次开年级大会我怎么交代的你都给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年级大会?卞白贤就大一的时候去过一次,之后都是宿舍抽一个代表大家去签到的,他感觉自己被骂的有点冤。
“我最近长身体呢,一到晚上饿的跟两个月大的狗似的,”卞白贤终于从围墙上跳了下来,拍拍手嬉皮笑脸的走到阿甘面前:“就是想出去吃个拌面,不好意思啊甘书记,我知错了。”
“也就是被我看见了,要是别的老师看到了你这检讨没跑的了。”
“是是是,要是被抓了我一口咬死自己是土木的!绝对不给我们院抹黑!”
阿甘冲着他脑门给了一下,现在的学生都挺能闹,最近学校纪律查挺严,几个领导老师轮流检查,今天居然还抓到个自己学院的学生他也是挺无奈的,“人土木的怎么得罪你们了干了坏事都往人家身上推?你要是不想写检讨现在就给我去物理实验楼打扫卫生去,这惩罚真是便宜你了,下次可没这么容易了。”

等卞白贤被阿甘领到了实验楼他才发现已经有一个人率先到达手拿扫把挥舞地十分朋克,阿甘交代道:“行了你也拿个劳动工具去,这三间扫完了就可以回宿舍了,下回别再翻墙被人逮着。”说完他就走了,卞白贤看着他的背影狠狠叹了口气。
现在就剩下卞白贤和这个朋克老兄照看这满屋的实验器材。他低头拿了个扫把从后门开始扫,没扫两下就改挥的了,和朋克老兄之前的动作莫名还有点默契。
“嘿你往哪招呼呢!悠着点成吗!别把仪器砸了!”哎这哥们开口了,看得出来心情也不咋地。
卞白贤没吭声,正眼都没瞧他一眼,他自个还心塞着呢,一把放下扫把掏出手机,先给老张发条消息:别等我了,我在保研路那翻墙被阿甘逮了来服务呢,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了,十二点之前能回来就给我带份拌面,多加点辣酱。
消息发出去了,半天也没收到回复,估计已经开黑了。卞白贤收了手机继续打扫,扫把也不挥刚才那么高了。
快打扫完了的时候只听“滋滋”一声,走道的灯全熄了,还没等卞白贤反应过来实验室的灯也紧跟着灭了,“卧槽!”卞白贤吓了一跳,尤其是在这种阴森森的实验室,“这他妈的是停电了?”
“应该是,”朋克老兄停了几秒才回答他,黑暗里他的声音更显低沉,他走到窗户跟前看了眼:“对面楼灯都亮着呢,这下我们可以提前撤了。”
“那赶紧的啊!”卞白贤一句话的功夫已经打开了手机手电筒窜到了人家跟前,这哥们个可真高啊刚才都没注意!他下意识的挺了挺背,在心里为自己滴了一滴泪。
大高个看了看他,“你胆这么小啊,还怕黑?”
“谁胆小啊!我是为了安全着想。”话是这么说,但黑暗里感官都被放大了,风吹着窗帘轻轻飘着不定眼看想到什么像什么,他不怕黑也怕鬼啊。
“那你也不用凑到我鼻子跟前吧,”大个子又补了一句,“也别拽着我袖子。”
卞白贤有点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脸,紧跟着大个子把门锁了,走道还能看到一点外面的光,而楼梯里一片漆黑,脑海里恐怖片情节非常应景的往外冒刹都刹不住,他故意把脚步踩得很重,就差踢个正步了。
“那个,同学你宿舍往哪边走啊?”卞白贤清了清嗓开腔冲着前面人的背影问道。
前面的人不回答。
“喂!问你话呢理下我!”
前面的人拿着手机转过身,屏幕的亮光刚好打在他脸上,像老套鬼片里苍白的鬼脸,卞白贤吓得膝盖抖了抖,幸好没叫出声不然就太失态了。
“你不会还指望我送你回宿舍吧?”大个子低沉的声音似乎还带点笑意。
他算看出来了,这人胆是真小。


2.
昨天老张他们不到十一点就回来了,本来是蹲二踢脚那伙儿人去的,结果人都到差不多了二踢脚迟迟不上线,没意思,他们随便约了两局就下了。
老张,学名张艺兴,从中国来的留学生,是卞白贤的对床,在卞白贤大一沉迷于一款网游到达废寝忘食走火入魔羽化而登仙的境界时依然对其不离不弃还带打饭,铁打的人品!卞白贤为了表达爱意于是顺手将其也推入火坑中,一开始老张同志也是拒绝的,废话嘛看看小卞同志对生活全然丧失了自理能力妹都不撩了,他的心里全是同情附带一点敬畏,再加上语言不顺技术不佳他可不想当响当当的猪队友,但是对此卞白贤戴着耳机敲着键盘头也不抬的保证:别怕,我给你弄个护身符!两小时后卞白贤再次呼叫老张:“来吧哥哥给你注册好了!”老张脸凑屏幕上一看:新的原始注册界面,空白的头像,ID:杀我的都是狗。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号确实给他们帮了不少忙,倒不是因为被卞白贤当成护身符的小学生网名,这号是个香喷喷的女号。
如果不是他最近乐忠于和一个死敌决斗他也不至于这么绞尽脑汁的想出这损招。

这要从暑假说起了,那天他开启了假期经典模式——穿着大裤衩在家吹着空调打游戏。
这个屏幕上甩着尾巴疯狂移动的boss他打了快两个星期了,就愣是没打赢过,好几次这怪物要死之前连放大招,害得他轮回台都走好几趟了。
今天他状态极佳,背包里还有昨天刚拿的好几颗仙丹,气势大的不行,小招都不带躲的。这boss已经喘上了,仅剩的薄薄的一层血条闪着红光,告示着胜利的不远。
卞白贤躲过一个大招,随手吃了颗仙丹,看来今天是非赢不可了。
他瞟一眼左上角缓慢补充的蓝,马上就要满了,到时候他就给怪物最后一击,敲响战役结束的号角。怪物身上爆出的琥珀碎片,才是他的此行的最终目的。
大招一个接一个的来,炫目的特效光闪的他眼花。怪物用粗壮的四足锤着地面,这让卞白贤控制的战士行动有些不稳,蓝已经蓄满了,他在等,等一个一击毙命的机会。
boss临近死亡,身上开始不断掉落草药等物品,旁边有想吃白食的溜过来捡,刚一捡到就被boss踩死了,卞白贤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
就怪物转身过去的一瞬间,卞白贤看到他暴露在攻击范围中的后颈。
时机来了!蓄满的蓝汇集在刀锋前,形成一个不大的光球,挥刀下去的一瞬间,他看见怪物颤抖了一下,爆成碎片,他看见身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和碎片,不乏珍稀品种,他还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琥珀碎片,被别人,收入囊中。
卞白贤:?!!!!!!!
Game over。他还没发出去的大招像是笑话般定格在结算框后,他点开回放,不可置信盯着录像,猛地,在自己发大招的一瞬间,他看到有带着三根金色羽毛的箭从右下角滑进战斗范围,直直地射入怪物的后颈。薄薄的血层消失不见,怪物被终结。
然后琥珀碎片就被人收了?!他身体往椅背一靠,近乎目眦尽裂,他需要消化消化这个信息,那是原本属于他的琥珀宝宝!他委屈的想钻进小树林里嚎啕大哭。
他看着收了琥珀碎片的那人,是个攻击范围挺远的射手,身上的装备深深的刺瞎了他的眼,他咬着牙移动鼠标往那人身上一点,弹出资料框:
二踢脚?卞白贤在自己的小本子上狠狠记了一笔。

自此之后,卞白贤盯上了这个二踢脚,两人三天一小招十天一决斗没停过,当然,他也没怎么赢过。
慢慢的卞白贤打起了小算盘,要不干脆弄个女号?巴着给游戏里的妹子送装备的二百五遍地都是,自己这号好不容易升到这级,要他重申个女号重头来过他可不干,现在给张艺兴注册个女号,可以给他打打辅助,还能帮他勾搭缺心眼的汉子蹭点装备,简直战略上转折点的胜利。

3.
晚上又给二踢脚下了战书,和老张两人抱团很吃力的赢了回儿。
出了网吧晚风一吹卞白贤立马清醒了很多,现在最直观的感觉就是饿,胳膊肘兑了兑身后的老张:“吃点啥?”
“新开的一家烤肉挺不错的,就在后街拐弯那要不去尝尝?”
两人勾肩搭背欣然前往。
烤肉店生意挺不错,店面不大,门口还摆了几桌,来吃的都是附近的学生。
“嘿!瞧到个熟人!”张艺兴拍了卞白贤一把,推着他往店里走,“走走走,咱拼个桌。”
卞白贤被张艺兴推着往里走,还得小心的避开来回送菜的服务生。
“艺兴哥!这里!好久不见啊!”带着大黑粗镜框的一个帅哥笑嘻嘻的冲他们挥了挥手,看样子也是刚坐下。
“好久不见!”张艺兴和他碰了碰拳头拉开两个凳子坐下,“这我室友,卞白贤,我两刚从网吧出来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啊,这是吴世勋,我们相声社的忙内兼门面!”
卞白贤眼睛一直盯着吴世勋旁边的男生看,哎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啊!好有缘啊,”卞白贤猛地拍了一巴掌,“这不是昨天和我一起打扫实验室的难兄难弟嘛!”
“哈喽,我是世勋的室友,叫朴灿烈。”很有礼貌向他们晃晃手,卞白贤上下打量了一下,长得还真不错。
一桌人打完招呼坐了下来,看样子都挺自来熟,卞白贤作为一个外貌协会白金会员他对眼前两位感到分外亲切。
“白贤哥是校乐队的吧,我看过你们的表演,我还给你们举过手幅呢。”小奶音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后转向卞白贤说道。
“哇真的假的!你这都知道,不过我呆了没两个月就退出了。”卞白贤有点意外,那段光辉岁月他自己都感觉有点模糊了。
“他啥不知道啊,”朴灿烈打了个响指,“八卦小雷达,人赐芳名小卓伟。”
“是啊是啊,”张艺兴凑上来,“世勋来段经典的,给白贤哥报一下传媒学院那几个女神的三围。”
“没听过,一个都不知道,”吴世勋用不到一秒的时间冲他俩一人翻了一个白眼,“别在我偶像面前埋汰我成吗!”
卞白贤乐了,“甭管他俩,偶像爱你哈,mua!”
“啊肉肉肉肉肉来啦!”朴灿烈这一嗓子喊的大家都立刻进入了作战状态。
四个人一边烤肉一边侃大山,气氛相当热闹。卞白贤表演了拿手好戏花式卷肉,张艺兴不甘示弱站起来就要给大家表演新学的《报菜名》,卞白贤刚想大喝他坐下,没想到朴灿烈率先开始鼓掌,这兴奋劲真想给他给个竹板了,刚这么想就看到吴世勋拿起筷子跟着敲了起来,得,白操心了,卞白贤乐呵呵的想。
一桌人吃完饭店里都没剩几桌了,吴世勋拉着几个人要自拍几张,“来来来看这啊,哎对,艺兴哥能不能内心温柔点,别笑的那么狰狞!”
咔咔咔一通拍,卞白贤拍完才发现:“啊嘴还没擦,四朵金花变身四朵油菜花。”
“那是你,我们都擦了,”三个脑袋凑在一起看刚才拍的照片,齐刷刷发出感慨:“啊我可真帅!”
卞白贤看着他们仨陶醉表情,看样子还挺认真的?
“我kakao拉个团体房传照片,艺兴哥你把白贤哥拉一下噢。”世勋这都吃出小奶音了。
吃完饭后四个人摇摇晃晃走回学校,卞白贤低着头一蹦一跳地踩着前面朴灿烈的影子,晚风像是从月亮上吹来,吹的人不着边际,卞白贤想着要是身边还有美女相伴,他能给这个愉快的夜晚打9.8分。

-tbc-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