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猴露/铠约/德潘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德潘】《谬论》Chapter4

这章写的太可爱了!!!

罩四卓:

Chapter4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斯莱特林互吹互捧小组成立于1990年,前身为加布里尔轰炸团,初期成员仅有四名,巅峰时期人数高达十余人,1995年主要成员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和布雷斯.扎比尼不堪组内繁重业务重任,以渎职为由被组长德拉科.马尔福踢出,至此小组仅剩组长和唯一的组员潘西帕金森,1998年后正式更名为马尔福夫妇互吹互捧小组。”

——摘自《斯莱特林,一段野史》

早在学前教育的时候,德拉科就得知了谦虚是一种美德,因此他也获得了“谦虚”这一美德,这样他在炫耀自己的美德的时候就可以再加上一条“马尔福很谦虚”。如果要仔细追究起来,那么就要考究到纳西莎对孩子的教育,用斯莱特林同级生的话来说,就是失败,很失败。
斯莱特林里流传着这么几句话:“布雷斯又在亲达芙妮了!”“达芙妮又在亲布雷斯了!”“格雷戈里又在吃文森特的蛋糕了!”“文森特又在吃格雷戈里的培根了!”以及“德拉科又在吹牛了!”
那么潘西呢,潘西是流传这几句话的始作俑者。
这天潘西就听到德拉科说了一句让她怀疑自己走错了休息室的话:“说时迟那时快,金色飞贼还在我慧根后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它了,于是我从扫把上纵身一跃用一阳指戳穿了它,将它按翻在地,全场掌声轰鸣余音绕梁久未断绝。”听完后潘西觉得自己压根不在西半球。
“可是你上一集不还是刚刚在魁地奇中摔断了胳膊吗?”达芙妮问道。
西奥多.诺特回答:“你忘了这个作者是半年才更新一次吗,以马尔福的强大基因早就恢复的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了。”
德拉科只听见了“强大基因”四个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是第一次除了他自己以外有同龄人夸他。原来即使我这么谦虚,还是有人能看出我不同寻常的功力啊。同时他也谨记“要谦虚”的教诲,并没有把这种幸福感表现出来。
然而这种甜蜜的感觉在他的心田久久浇灌,它不似流水那样会随着时间蒸发,却像真正的蜂蜜,会逐渐凝固更加稠密,直到德拉科觉得自己不抒发出来就马上会被憋死。
这天西奥多在变形课上收到一张写着“在吗?”的纸条。他有点害怕,但是转念一想,迷情剂是上节课学的内容,这节课他还是安全的,于是他便大胆的回信道:“在的。”纸条消失了,三秒钟之后又重归原位,写着:“下课后别走,男生盥洗室见。”然而还没等他回复完:“我不敢出柜。”纸条便又消失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在下课后悄悄溜进盥洗室,一进去就发现德拉科在里面,太尴尬了,他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德拉科问起来他这个点不去吃晚饭跑来这里也不带换洗的内衣内裤的话,他就说自己是来找桃金郎谈心的。但他没想到德拉科一下就走到了他跟前。
“我有个好差事,你想不想听听。”
不会是让我当男生盥洗室室长之类的吧,西奥多心想着,回答道:“不听。”
“你有没有觉得青春很迷茫?”德拉科一把搂住了他开始做出人生导师状:“有点不知道何去何从?”
西奥多现在表情也很迷茫,不知道德拉科要何去何从。
“身为朋友我们应该相互鼓励相互扶持,在最不需要的时候也要相互夸奖。”德拉科在西奥多的一脸懵逼中继续他的表演:“所以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组建的斯莱特林互吹互捧小组,温暖送爱心?”
“都有些谁啊?”
“我和潘西,布雷斯和达芙妮那两条狗。”德拉科未经大脑也未经其余三人同意擅自做了个决定。
“都是...异性恋啊。”西奥多有点犹豫。
可在话在德拉科耳朵里,“异性恋”就被他听成了“也行啦”。满足的德拉科目的达到,最后拍了拍西奥多的肩膀离开了。
只剩下西奥多还在迷茫的等待着神秘纸条的主人出现。

潘西讨厌这份新工作,六年前的加布里尔比赛最近又重复出现在她的噩梦里。
德拉科真的是个很难搞的男孩,他会说潘西你再用力一点,潘西你再轻一点。唉,潘西你到底会不会夸人啊?
潘西其实也不得要领,她看着其他组员蔫不唧唧的样子心想其实建立一个斯莱特林互损互怼小组大家才会做出德拉科要求的“在我们的青春里画出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傲人成绩。
例如说魔药课上德拉科完成了当堂任务,他便小声对潘西说:“我是提前第23名完成任务的,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我亲爱的组员。”
于是潘西就得大声的说:“你的魔药比波特做的还要好!”可惜波特是魔药课垫底生,这个夸奖根本不能达标。
于是潘西就得改口仍旧大声的说:“你的魔药做的比斯内普还要好!”结果两人因为大不敬犯上被扣十分。
因为组员们同在一条湖底,所以没有人愿意提前脱离组织单独去湖底摸鱼。
斯莱特林互吹互捧小组的首次聚餐的是个周末,德拉科掏出了他珍藏的一包飞路粉,藏在他的袜子里,不无得意的想象着朋友们将它挥洒在头顶的壮观场面。
一身奇特味道的几个人撒下飞路粉,他们满怀惊喜的睁开眼,看到了金灿灿的蜂蜜公爵糖果店,绣着蕾丝边的帕笛芙夫人茶馆,结着蜘蛛网的三把扫帚酒吧,最后他们看到了“想不到吧”表情的德拉科。
潘西满脸问号:“霍格莫德村?这就是你说的惊喜?你还不如直接用飞路粉把我们送到格兰芬多休息室都比这有意思。”
“这样至少比他们快啊。”德拉科指着远远的格雷戈里和文森特滚来的身影,“飞路粉不够用了,我就选了两个面积大的让他们自己走来。”
“我刚刚看到了,你家投资的那户饭馆已经开张了。”格雷戈里气喘吁吁的跑上来说。
“今天是开张的第一天,我请大家来放开肚皮吃一顿,送大家每人一张白金卡,最后送各位和我的剪彩合照一张。”德拉科在带队步行前往马尔福不思议饭馆的时候通知道。
“德拉科真是太好了!”布雷斯说道。
“德拉科真是太体贴了!”达芙妮喊道。
“德拉科真是太了不起了!”潘西吼道。
这是德拉科首次在组员中取得真心赞美,通过他个人的努力奋斗换来的他人肯定,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感觉到这几句话和其它夸奖有什么不同,但是坐在自家饭馆前的他很得意,看着大快朵颐的朋友们,他幸福的笑得像猪头酒吧的牌匾。

-tbc-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