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德潘/灿白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德潘】《梅林救救我》上(灵魂互换/狗血/大纲文/斯莱特林小分队)

【HP同人 德拉科马尔福x潘西帕金森】
【大纲文/娱乐为主/斯莱特林小分队为主】
愚人节快乐~

1.
伦敦的早上。
每年这个时刻的九又四分之三车站就会变身菜市场,挤满了期待着新学期的叽叽喳喳的年轻人。
除了德拉科马尔福。
他不得不再度离开温暖舒适的马尔福庄园和纳西莎的怀抱,投奔向荒郊野岭的霍格沃茨,拥抱将友谊扎根在互相挤兑和嘲讽上的温馨斯莱特林同窗情。
像一个坚强的少年一样和父亲母亲挥别后,他擦了擦眼角,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格兰芬多三人组打卡。
因为篇幅有限,德拉科三分钟后不得不被切镜头了——他明显不太尽兴。波特每年都有他自己的主线任务,而德拉科需要完成的那部分任务就是讽刺波特。
“别紧张救世主,就你这个呆头呆脑的样子,就算再走运,也只有梅林能救你了”他冲着波特的背影吼道。
考虑到斯莱特林小组织在列车的另一头准备就绪了,他便开开心心归队了。

2.
三强争霸赛要来了,总有以韦斯莱兄弟为代表的未成年玩家们仿佛失忆围在火焰杯旁跃跃欲试。
斯莱特林的潘西帕金森同学站在火焰杯旁边歇斯底里地用操纵纸飞机的咒语试图将写着名字的纸投进去。
“蠢货,”路人德拉科表示:“如今的人太浮躁,啥都想掺一脚,真是不自量力。”
“你不要妄自菲薄,德拉科,我在为你报名。”潘西说道。
经过一个星期激烈的辩论角逐,斯莱特林小队终于在昨晚当事人不在场的情况下敲定了本次大赛派出选手——德拉科马尔福,并继续背着当事人讨论出了七八种搞定火焰杯的方案,第一种的执行人就是潘西帕金森。
“谢谢你们这么看得起我。”不得不说,德拉科还是有点骄傲在里面。
“不客气,要谢就谢西奥多·诺特,他提名你说你比较擅长逃跑。”
德拉科不搭理潘西了,潘西懂什么啊,她只是一个小姑娘。

3.
且是一个自命不凡的小姑娘。
她上瘾了一般连续三天在火焰杯前发作,晚饭后,她给自己带上了金色的假发头套准备再次进攻火焰杯,被德拉科及时在寝室楼梯口拦住了。
“你有病吗?”德拉科咨询道。
他可以容忍写着他名字的小纸条在礼堂里漫天飞舞,但不代表他可以对这愚蠢的金色发套一视同仁。
“我在cos你。”潘西解答道。
“我看出来了,我数三声你给我摘下来,不然我卸了你的胳膊。”
“别,求你。”潘西服软了。
“三。”
“好吧你松开我,这玩意摘下来有点费劲。”
德拉科松开了她,果然语言暴力是最有力的武器。
潘西向后退了几步,她在德拉科机警的注视下,轻轻稳了稳自己的头套。
“你没别的事可干了吗,德拉科?回到你的位子上去吧,有好消息我会通知你的。”潘西要再次出征。
德拉科气的浑身哆嗦,他要卸了她两条胳膊。
“别白费力气想卸我胳膊了,这是女生寝室,你进不来的,霍格沃茨设计者认为——”
她还没嚣张够,就看到德拉科自如的走进了女生宿舍,然后抓住了她,还有她的胳膊。

4.
这不可能,德拉科难道是女生?好吧潘西一秒之内就欣然接受了这个设定,这也就解释了他平日里一系列娘炮行为。
可下一秒,斯莱特林女寝门口发来一声巨响,又发来一阵哀鸣。
德拉科踩到屎了!
没有,开玩笑的。目击者布雷斯·赞比尼很遗憾地表示,德拉科只是从女寝楼上打横飞了出来而已。
而潘西在短短三秒之内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她浑身痛的哀嚎一声。
——等等,这是谁的声音?
她在疼痛中坚强的睁开眼,看到站在楼梯口一脸惊恐的自己,彻底晕了过去。

5.
灵魂互穿这种事,即使在魔法届也并不常见。
或许是潘西连续三天不分昼夜的假扮德拉科报名火焰杯,或许是德拉科硬闯女生寝室,总之这件事情在梅林控制之外,真实的发生了。
站在楼梯口的德拉科花了足足一分钟消化这个惊人的信息,一分钟后他如梦初醒尖叫一声飞奔下去。
他心疼的将躺下地上晕过去的‘德拉科’一把抱在怀里。
“你们在干什么呢,潘西,吵死了。”米里森·伯斯德摇晃着巨大的躯干,笨重且愤怒地从女寝冲出来,撕下脸上的几个黄瓜片就朝戴着金色假发的后脑勺砸去。
德拉科用潘西纤细无力的手臂紧紧抱着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自己的身体。
“醒醒,潘西,还我身体!”德拉科悲痛欲绝的呼喊道。
此情此景,男人听了都沉默了,女人听了都落泪了。

6.
“恕我直言,你俩有点恶心。”路人格拉哈姆·蒙太表示道。
“呃,你口味真够重的,潘西。”马库斯·弗林特附议。
德拉科顾不了那么多了,两位四肢发达的魁地奇队前辈在他的苦苦哀求下,帮他把‘德拉科’的躯体送到了校医院那里。
蒙太和弗林特费解的看着坐在‘德拉科’身边抽泣的‘潘西帕金森’,她看起来伤心的命都快没了。
“别哭了小潘西,”蒙太考虑再三开口道,“德拉科皮厚,从光轮上摔下来都摔不坏的。”
“你什么都不懂,呜呜呜。”‘潘西’哭的更凶了。

7.
蒙太确实什么都不懂,他即不懂德拉科为何热衷于吹嘘自己从高空中摔下来却毫发无损,也不懂潘西为何对着德拉科嚎哭到破音。
他困了,他和弗林特俩人相视一眼,二话不说一人架着一个胳肢窝,把哭到打嗝的潘西送回了斯莱特林休息室。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叹了口气,可怜的小潘西,她连寝室的门都找不对了。

8.
打1990年以来,德拉科从来没有这么早起过床。他哭够了后,衣服都没脱的睡了一整晚,凌晨七点不到,他收拾了一下就走出了潘西的宿舍。

一大早,安静的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只有几个备考N.E.W.Ts的七年级学生,和德拉科马尔福——此时的他还困在潘西帕金森的身体里。
经过一晚上头脑风暴,他决定了,在梅林开眼之前,他要自救。
虽然解释起来很麻烦,但有良知的他还是决定要把这个噩耗告诉他每一个朋友们:接下来,一个低配版的‘德拉科’将会顶着他的脸陪伴他们度过未知的时长。

9.
终于,在德拉科快要睡过去的时刻,西奥多·诺特出现在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
“西奥多,我有话要对你说。”
“噢!潘西,你起的真够早的。”
“我不是潘西,我是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压低声音说道。
“哦很高兴认识你,德拉科,我是米里森·伯斯德。”西奥多用同样的音量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不敢相信奇怪的事情也同样降临在他的难兄难弟西奥多身上。
“你不是在比惨?”
“比惨?”
“呃,卖蠢?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你一大早为何要用这种方式羞辱自己。”
“西奥多·诺特,我知道我现在说的事情不在你智力能涉及到的领域内,但我没有因此跳过你,听着,我不是潘西,我是你的挚友,德拉科。”他伸出手搭在西奥多的肩膀上——这个姿势有点别扭,毕竟潘西比西奥多矮了不少。
“好吧,我的挚友,那我问你几个关于我私人的问题,如果你能答上来,我暂且就配合你这无聊的把戏。”
“随便问。”德拉科胸有成竹。
“我有几块腹肌?”
“一整块!”德拉科脱口而出。
“……八块,这明显是道送分题,我已经在积极配合你了,可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愚蠢,潘西。”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耻,西奥多。”
西奥多越过他准备出门了,没走几步他又退了回来:“知道吗潘西,你最大的破绽就是在不恰当的时间出现在了不恰当的地点,给你一个友情提示——打1990年以来,德拉科从来没有这么早起过床。”

10.
德拉科深呼吸了几口气,没事,没有关系,我不能为了这个猪头流眼泪。他对自己说。
“早上好,潘西。”
“早上好,达芙妮,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德拉科看着达芙妮的眼睛,达芙妮居然比潘西还要矮,这个倒霉蛋。
“好的,我听着呢。”达芙妮一脸乖巧。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件事真的很重要。”这次德拉科学会了铺垫,用来强调,增加可信度。
“我信,我信它很重要,重要到让你连头都不梳了。”
德拉科下意识摸了摸后脑勺,有一撮翘起来的头发。
“这不重要!听着,我是德拉科马尔福,不是潘西帕金森,昨天——”
“哈哈哈哈!你这个表情确实很像德拉科,如果不是刚西奥多到处说你疯了我会相信的!”
“……”德拉科觉得自己离疯不远了,“你要相信我,达芙妮,我真的是德拉科!”
“好好好,我相信你,德拉科。”达芙妮恢复了冷静。
德拉科简直想哭,他颤抖着握住达芙妮的手:“谢谢你,达芙妮,你是天——”
“可是人家昨天还和你共处一室度过了一整晚,你要对人家负责哦,‘德拉科’~”达芙妮在努力憋笑并冲他抛了个媚眼。
德拉科震惊了,他没想到在他艰难的时候达芙妮居然还对他抱有这样的幻想,简直雪上加霜。
-tbc-

评论(4)

热度(48)

  1. Lindel活見鬼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