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猴露/铠约/德潘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德潘】《人之初性本善》(双向暗恋/校霸成长记录/短/完结)

(cp是斯莱特林校霸小情侣,全文走原著设定

Draco x Pansy )

00.
帕金森家一贯特立独行的老太太刚从遥远的东半球回来,她给小孙女潘西带了一大堆‘好东西’,摆在最上面的是一本儿童教育书籍,潘西只来得及草草翻了一下就被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叫下了楼,那本书的第一行写着:人之初,性本善。

01.
德拉科马尔福盘着手站在客厅等着他的好伙伴潘西帕金森,打有记忆起他们就总混在一起,等过完这个夏天,这对小青梅竹马还会一起去霍格沃茨上学。
不同于一般小孩,德拉科常常不能和同龄人融洽的打成一团。因为他性格跋扈,行为霸道。男孩们讨厌他一输游戏就耍赖,而女孩儿痛恨被他揪辫子。显而易见,他能和潘西成为好伙伴,一方面因为他们性格在某种意义上非常相似,还有就是潘西没有辫子。

马尔福庄园坐落在伦敦北郊区,如果从家坐公交车过去的话需要一个小时,如果用飞路粉的话仅仅需要两分钟。
两分钟后德拉科学大人腔调客客气气地介绍了两个新朋友给潘西,高尔和克拉布——和他们同岁,但个子比德拉科高了不止半个头。
几个小伙伴迅速熟悉起来,确立了德拉科国王的地位后在马尔福庄园的地下通道里愉快地玩了一下午的骑士冒险游戏,又匆匆赶在卢修斯和纳西莎回来之前回到阁楼把脸上的灰擦的干干净净。

“下次还是我俩一组吧,我还会帮你挡‘恶咒’的。”德拉科真诚又骄傲的说道。
潘西从洗手池前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捧着水开始第三遍搓她白皙的小脸。
“嘿,我总是在保护你呢,”德拉科一脸傲气,他在炫耀,“相信我,等我们去了霍格沃茨还是国王。”
“感谢你的许诺,德拉科。”潘西头也不抬轻蔑的说。
“不客气。”德拉科满意的笑了笑。

02.(一年级)
没有了母亲纳西莎夫人的看管和压制,甚至还带点父亲卢修斯的鼓励,一年级新生德拉科在霍格沃茨更加横行霸道无所畏惧。他第一天就选中了自己的死对头——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仅仅是因为他拒绝握一握自己的小手。
“破特,”德拉科在休息室里咬牙切齿地念叨,“他真当自己是救世主,还有那个红毛韦斯莱,我怀疑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讲话。你觉得呢,潘西?”
“一个疤头一个穷鬼,果真人以类聚。”潘西模仿着德拉科尖酸刻薄的语气附和道。
“哼!我要让他们在禁林里吃点苦头。”德拉科握拳。
“听起来不错,我支持你德拉科。”潘西再一次点头附和道。

年幼的小德拉科和小潘西,或许是受到年龄限制,他们对内心的不友好从来不掩饰也丝毫没有愧疚。但别指望他们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善良可爱一些,人们只会对善良越来越失去耐心,更何况他们从来没有也没想过要留住它。


03.(二年级)
德拉科在父亲的协助下顺利进了院魁地奇球队,成为全院最年轻的一位球员。
他丝毫不以走后门为耻,趾高气扬地告诉潘西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谁让破特没有一个万能老爹呢!”
在潮湿的湖底休息室里他斜窝在沙发上,开始把自己的球技夸的天花乱坠。
半个小时后在一旁写魔法史作业的潘西忍不住打断了他——
“呵,得了吧,德拉科,要是能追的上波特的光轮2000我就跟你姓。”潘西对他的吹牛发出轻蔑嘲讽。
“嘿帕金森小姐,你就这么想跟我姓啊?”德拉科根本不把她的讽刺当回事,挑着眉调侃道。
克拉布和高尔爆发出整齐的大笑。

第二天的魁地奇比赛,德拉科走向球场前还不忘拍了拍潘西的肩膀前,“一会儿记得看好,哥哥给你还愿。” 又顺手撒气似的揪了揪她脸上的肉,揪的潘西脸都红了。
但两个小时后他还是骂骂咧咧的输给了波特,显然相比魁地奇,在吹牛和欺负人方面,他比较擅长。

04.(三年级)
随着身高迅猛的增长,恶霸德拉科的嚣张无礼的手终于伸到了自己朋友身上。

一天潘西刚午休后醒来就听一阵混乱的撕扯叫喊声,潘西从宿舍楼梯上探出头,看到眼前的情况连跨带跳冲了下来:西奥多诺特正捂着脸躺在地上,他的头发乱糟糟的,旁边还有倒着的木凳;而不远处衣衫破了一道口的德拉科手里紧紧攥着西奥多的魔杖,一边又呲着牙低头抱着自己还绑着绷带的胳膊发出痛苦的嚎叫——那是几天前他在神奇动物课上愚蠢的挑衅了鹰头马身有翼兽的战果。
“潘西…你……”西奥多看到潘西冲过来的身影断断续续的呻吟道,潘西清楚的看到他胳膊上还有带着血印的牙印,愤愤地想这俩年轻小伙儿真够原始的。
“诺特!你还嫌挨得太轻了是吧?”德拉科凶神恶煞说道,作势又要冲过来,活脱脱像大巨怪海格养的狗在故作凶狠地炫耀自己刚长出的牙。
潘西狠狠地瞪了德拉科一眼,蹲下身和赞比尼一起把西奥多扶到了沙发上。
长长喘了口气之后她又忙去转身质问德拉科,“你为什么发这么大火,连对西奥多都下手这么狠啊?”
“你少管我。”德拉科恶狠狠的推开潘西走出休息室,他的脸色比刚才更臭了。

05.(四年级)
来到霍格沃茨的第四个年头,潘西终于作出决定:等到德拉科一有女朋友,她就立马也去找一个男朋友。
可是德拉科迟迟没有女朋友,而布雷斯赞比尼在新学期已经换了第三个女朋友了。
“这个还不如达芙妮好看,布雷斯,”公共休息室里德拉科又开始对布雷斯的新女朋友评头论足,“还有她那满脸的雀斑,求求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下得去嘴的?”
“闭嘴吧,德拉科,”布雷斯扑过来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你这么能耐你怎么不找个给我们看看?”
“我有潘西就够了——”他喘着粗气努力挣脱布雷斯的束缚,开玩笑道。
不知道不远处另一角的潘西在喧哗吵闹中有没有听到自己说话,德拉科在布雷斯不知轻重的摇晃下努力偷瞄她,很可惜光线太弱,他看不清潘西的表情。

现在不仅是霍格沃茨同级的学生,但凡关心校园生活的人都知道以马尔福为首的斯莱特林小分队热爱横行霸道,规矩的学生都不会去招惹他们,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来招惹你。
晚饭后,潘西出了大礼堂就看到拐角处的德拉科正抱着胳膊站在三个格兰芬多一年级新生面前,逼迫他们交出什么东西来。
他不耐烦的脚尖点地,单手握拳,指尖和掌心反复摩擦,比他矮了不止一个头的三个新生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眼前就是大家说的霍格沃茨校霸。
潘西抱着变形术研究课题作业从他身后经过,眼睛直直望向前方,故意无视了那个扎眼的金色脑袋,不易察觉地加快了脚步,很快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奇了怪了,潘西居然不自觉加入他的霸凌战队?德拉科握着刚从新生手里抢过来的猩红女巫手办,看着落荒而逃的三个小屁孩叹了口气。
真没劲。

两周后,就连迟钝的克拉布也发现了,布雷斯不对劲,德拉科不对劲,就连潘西也不太对劲。
——至于布雷斯,他不对劲是常态,他似乎又又又陷入新恋情了。那剩下两个是怎么回事?
德拉科变本加厉的欺负低年级同学,嘲讽格兰芬多三人组,甚至连保加利亚来的勇士们都不放过。而在这些日常校园小暴力娱乐中,根本见不到潘西的身影。

06.
为了庆祝三强争霸赛,霍格沃茨要举办一场圣诞舞会。学校里高年级学生蠢蠢欲动,走廊里,操场上甚至大礼堂里都能嗅到荷尔蒙的气息。
下课后人潮涌动,德拉科加快脚步追上潘西,在经过她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匆匆把纸条塞进了她的手里,揉了揉鼻子,旁若无人地跟随着人群向楼梯口走去。
潘西把纸条捏进手心里,想了想又把它夹进书里,最后还是在黑魔法防御课上打开了它,已经被拧的皱皱巴巴的纸条上写着:
“你知道的,我那天不是故意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理我,更何况你也打了我了——我的脸现在还疼呢。”
这个无耻的马尔福,肆意践踏别人的尊严,他连‘对不起’都不会拼。
随着一声响,潘西因为在课堂上大声骂了脏话而被穆迪教授请出了教室。

事情发生在三天前。
当时潘西坐在教学楼外面的草坪上和刚认识的保加利亚小哥聊天,她最近经常独来独往,草坪也成了她的最新基地。
从德姆斯特朗来的小伙子非常友好,他对英国趣事的见闻逗得潘西哈哈大笑,黑色的发梢在阳光下晃动。
而一分钟后,煞星德拉科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极了要于波特同归于尽。
潘西急忙装作对衣服上的线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认认真真低头拧着自己的衣角看来看去,心里祈祷德拉科没看到她快点走远。
——直到一双长腿停在了她面前。
“哟,我就说你去哪了,原来你这几天都在干这事,了不起的帕金森小姐。”德拉科站定在她面前,抱着胳膊低下头看轻蔑地说道。
潘西抬起头看他,又看了看保加利亚小哥向她投来好奇懵逼的眼神。
德拉科视线紧紧盯着潘西转来转去的黑色脑袋,深呼吸后继续说道:“我数三声你起来,三。”
“你找我有事吗,马尔福?”潘西逆着光抬头看他,她心跳变得很快。
“你快给我起来。”德拉科提高了嗓音重复道,伸脚轻轻踢了踢潘西的腿,他听起来下一秒就要发飙。
保加利亚小哥忽然伸出手挡在潘西面前,操着奇怪的英文对德拉科说:“嘿,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谁许你和我说话了,先把英文练流利了再来吧。”德拉科手向袍子伸去,摸出自己的魔杖。
潘西猛的站了起来按住了他的手,“你少来给我们找事——”潘西哼笑一声,下一句嘲讽的话还没说出口,嘴巴就被德拉科碰到了,轻柔短暂仿佛一个错觉。
在阳光明媚的草坪上,且有一位陌生人的注视下,德拉科第一次亲了她。
潘西仿佛被施了石化咒,她反应过来的下一秒便狠狠地一拳打在德拉科的下颌骨上跑开了。

07.
“你今天怎么了,潘西?”布雷斯赞比尼在图书馆里找到了她,并在她身旁轻轻坐下。
潘西看了他故意摆出的知心大哥表情,便给了他一个‘别烦我’的眼神,又把头扭了过去。
“来嘛,说说嘛,”布雷斯搭着她的肩膀凑近她低声说道,“我会尽力帮你的。”
“那你帮我把他杀了吧。”潘西撑起脑袋随口说道。
“不是吧!事情这么严重!德拉科绝对不是有意的。”布雷斯不由的提高了音量,下意识自爆了来的目的,“你放过他,我让他再也不来招惹你了。”
“我说的是那,啧,”潘西冲着墨水瓶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那里正有一只甲虫缓缓移动,“捏死它。”
布雷斯刚准备着手,手停在了半中央又缩了回来:“放它一条生路吧,无知又愚蠢的小生命。”
潘西挣脱了他的胳臂,继续奋笔疾书,“你已经算是完成任务了,不知道德拉科又拿什么威胁你——总之你不用替这个怂货说话了,更别烦我。”
“你怎么这样想我?呃好吧,但这也不是主要原因,你们俩都是我的朋友啊,我是为了你们好,”布雷斯清了清嗓子,想了想又重新开口道:“算了,潘西,你知道三年级的时候德拉科为什么和西奥多打架吗?”
“因为他以欺负人为乐,一直如此。”潘西脱口而出。
“——因为西奥多开玩笑说他要追你。”布雷斯神色严肃的说。

08.
夜晚,潘西躺在自己宿舍的小床上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自从那天布雷斯说完那句话后,她经常失眠。
如果西奥多说要追自己,肯定没有人相信的,但如果德拉科喜欢自己呢…她止不住的产生幻想。她清楚德拉科是个十足的恶魔,他卑鄙霸道,懦弱又虚伪,说话都常带着轻蔑的口吻——从小就是这样,她能想象别人看到他时反感的心情。但除了德拉科没有人能让她有这种快乐自在的感觉,出于某种自私的心理,她知道她需要德拉科。
——可是德拉科这种自私又自大,说话还总是伤人,像他那样的人也有可能真心喜欢别人吗,也就像她一样,小心翼翼试探揣测别人的心思。

一旁的达芙妮早已进入梦乡,听着她沉重又缓慢的呼吸声,潘西心里被乌云压的结结实实,她索性披上外套走出了宿舍。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的炉火发出微弱的光,而炉火旁的人听到了她的脚步声,抬起头来,正是德拉科马尔福。
潘西呛了一下,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向宿舍走去,却被德拉科叫住了。
“潘西,能过来聊聊吗。”德拉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休息室里显得格外温柔又低沉。
或许是太久没有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潘西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两秒钟后又缓缓走向德拉科,在他的对面坐下。
“潘西,你这几天都不理我。”德拉科有点委屈的说。潘西甚至产生了一种他在撒娇的错觉。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潘西调整了几次呼吸后平静地说道。
德拉科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反复扯着自己的袖子说道:“我错了潘西,我那天——”
“我原谅你了,德拉科,”潘西打断了他的话:“其实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在意。”
德拉科抬起头看着她,灰色的瞳孔在轻微颤抖,他顿了一会儿又低下头去轻声说:“我想也是,潘西,那个男生看起来挺不错的,你看看我——作为你的好朋友,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嘿嘿,潘西,我想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潘西很庆幸他一直低着头,不会看到自己这幅扭曲的表情,她咬了咬牙故作轻松的开口说道:“当然,德拉科。你对朋友就是这样,去年你还把你的朋友西奥多打进了医务室。”
她看到德拉科的扯着袖子的双手忽然停住了,他紧紧握住了拳头,又缓缓松开,说道:“不是这样的,西奥多说他要追你——他不是认真的,他这个人对女孩都不好,你不会明白的潘西,我是在为你出气,这么一想有没有觉得其实我对你挺好的,真的。”
说完他故作轻松的笑了两声,却始终没有抬头。
潘西紧紧按住了眼睛,她快要被眼前这个混蛋折磨的不能呼吸了,也只好笑道:“我明白了,谢谢你,德拉科。但以后你不要帮我出气了,最好别烦我了。”
德拉科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用胳膊肘撑在大腿上,他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在潘西转身回宿舍的同时,两滴硕大的眼泪砸在了德拉科的手上。

09.
永远别指望德拉科马尔福能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
一夜之间斯莱特林小分队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但又有所不同,德拉科开始跟在潘西后面形影不离。
“和我一起去舞会吧,潘西。”德拉科一大早从公共休息室念叨到了教室。
“你昨天晚上答应好了的你忘了吗?”潘西像赶苍蝇一样挥开在她身旁张牙舞爪的德拉科。
“昨天晚上?那时我大概在我的小床上安安稳稳的做着甜甜的梦呢。”德拉科歪着头,又微微弯着身子尽量和她平视:“哟,我们小潘西的眼睛怎么肿了。”
“……我要掐死你。”潘西咬牙切齿道。

达芙妮在宿舍镜子前转来转去已经快一个钟头了,“潘西,我还是觉得这条白色的腰带会显得很壮。”
“那就蓝色的那条吧。”潘西打开了一个巧克力蛙说道。
“可是蓝色的下摆太碎了,屁股会很肥。”达芙妮对着镜子换了个角度继续观察。
“梅林啊,”潘西抓着巧克力蛙迟迟没有下嘴,“我的小公主,你很美,没人会那样想的!”
达芙妮很受用,她抿了抿嘴,又拿起了墨绿色的一条。
“话说你怎么会答应和布雷斯一起去舞会?”潘西咀嚼着巧克力,口齿不清地说道:“他的女朋友都可以组一个魁地奇队了。”
“你想太多——只是舞会而已。”达芙妮的声音从帷幕后传来,“你呢,跟不跟德拉科去啊,你俩不是和好了吗。”
“你别不吭声啊潘西,”达芙妮换好衣服又回到镜子前,“我妹还说想让德拉科带她去舞会呢——估计我们年级就他一人没有舞伴了,你也没别的选了。”
潘西扭过头,专心对付巧克力蛙,不再理她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周前还强行陌生路人的德拉科和潘西,今天又手挽手出现在了圣诞晚会斯莱特林学院的最前方,作为门面代表为斯莱特林开路。
随着音乐声想起,金碧辉煌的大礼堂里的少男少女们开始旋转,德拉科手轻轻搭在潘西的腰上,潘西今天把上层的头发用一根银色发带扎了起来,露出她白皙小巧的脸颊,长长的睫毛蒲扇着,看的德拉科心也跟着痒痒的。
一小时后他俩不约而同的松开了手,一个紧挨一个坐在了角落沙发里看向人群。
“布雷斯跳舞真不错。”潘西点评道,“怪不得招女孩子喜欢。”
“相信我,他为此刻练习了一个多月,还苦苦哀求我给他指导。”德拉科唾弃他。
“哈哈青出于蓝了。”潘西点了点头。
“快看波特活像一只鸭子,哈哈哈,”德拉科毫不掩饰的拍着大腿狂笑,“他快把帕瓦蒂气飞了。”
“帕瓦蒂?这名听起来有点熟。”潘西皱着眉头苦想。
“从印度不远万里来的双胞胎,你还怼过她——这都能忘啊。”德拉科拍了拍潘西的腿。
他俩就这样坐在一起傻笑了一阵,直到有一堆外校的帅哥美女扩散了过来。
“你还跳吗,德拉科?”潘西转了转自己的脖子,她需要放松一下。
“不,相比坐在这里看这群蠢货跳舞更有意思。”德拉科看了潘西一眼,又补充道,“你也不要去。”
“为什么?”
“你累了,你需要注意,”德拉科大言不惭道,他想了想坐直了身子,“算了我也不看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室吧。”
他站起来,伸手把潘西从沙发上也拽了起来。

两人一路向休息室走去,路过波特时德拉科大声喊道,“跳的真不错,波特,你专门跟鸭子学的吗?”
“嘿你的舞伴呢?”潘西仿佛今晚第一次瞅见他,“你今晚用了一整瓶发蜡都没能留住她?哦梅林啊,我都要为你哭了。”
赶在波特炸毛之前他俩手拉着手跑下了台阶。
大厅里的音乐声越来越远,潘西靠在走廊尽头的墙壁上一边笑一边喘着气,德拉科轻轻双手搂着她的腰,把脸埋进她的颈窝里,她能感受到德拉科温热潮湿的呼吸,还有自己剧烈的心跳,她停不住的想放声大笑。
在无人的走廊,德拉科带着满脸笑意,低声问她:“我想还是应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同意我现在吻你吗,潘西?”

10.(五年级)
毫无悬念,德拉科马尔福和潘西帕金森双双当上了斯莱特林级长,立志要为斯莱特林校霸级长记录再创辉煌。
“嘿,说你呢!”德拉科揪住一个二年级学生的领子,把他从马车上拽了下来,“让级长先上,这是规矩。”
“为什么?我早早占好了这个位置!”二年级新生不服气,踉跄几步后站直了身子稚气地叫嚷道。
潘西低头用指尖狠狠戳了戳他的脑门:“闪开,要不立马让你去圣芒格?”
德拉科越过嘟囔着嘴的小孩,率先上了马车后向潘西伸出手,一把将她拉了上来,车身轻微晃了晃。
“你可真重,”德拉科笑着挑衅道,“我差点以为拉的是高尔呢。”
潘西佯装生气给了他一肘子,德拉科夸张的叫喊一声,倒在她身上大笑。

“斯莱特林的新生跟我来,这边走!”分院结束后,潘西站起来对着斯莱特林长桌旁的新生大声喊道。
“听不到级长讲话吗,还磨磨蹭蹭的。”德拉科拎起最后掉队的两个新生,往前推了一把。
“嘿嘿嘿!你们俩个小家伙!分开点!取暖呢吗!”潘西对她身后不远处正搂搂抱抱严重影响到队伍前进速度的一对新生喊道,两个小家伙猛的松开了彼此,在众人的注视和哄笑下女孩的脸瞬间红透了。
德拉科快步从后面赶上潘西,经过时拍了拍小男孩的后脑勺,讥讽地笑道:“你比你哥还有出息啊,小赞比尼。”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不知不觉中变化了很多,但想想看,其实也没有什么变化。

11.(六年级)
晚餐时斯莱特林的长桌上忽然爆发了一声巨响,紧接着德拉科起身快步离开了人群。
“看什么看,”潘西瞪着眼睛凶神恶煞的对周围指指点点的人喊道,“都没人事干了吗?”
众人在她的怒视下只好低下头去小声嘀咕表示不满。这条狮子狗不是善茬,没人想和她正面交锋。
终于,又一次潘西在地下废弃的盥洗室里找到了他,他正蜷缩着坐在脏兮兮的角落里低声抽泣着。
潘西轻轻的走进他身旁,她很想故作轻松地告诉他‘我会帮你教训欺负你的人’,但最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德拉科还闪着泪光的注视下挨近他坐了下来,轻轻握着他的手。
夜晚沉睡的霍格沃茨,在这间阴暗散发着霉臭味的盥洗室里,德拉科趴在潘西肩头再也抑制不住颤抖着放声哭了出来。
可怜又可悲的年轻人,接下来的一年多德拉科不好过,潘西也是。


12.(七年级)
雨下了一整夜,这是大战结束后的一个月。德拉科撑着一把黑色雨伞,雨水砸在伞面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他单手揣在大衣口袋里,平静地站在帕金森家楼下,像小时候无数次那样等待她向自己跑来。
潘西终于抓起伞冲下来楼,停在了德拉科面前,他比记忆里的更加瘦弱了。
德拉科用一声轻嗑打破这场沉默,长时间的等待让他嗓子微微发哑。
明明想了很多话,却在这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潘西抱着胳膊故作淡定嘲讽道。
“你不会这么以为的,你知道的,我总是需要你的,”德拉科哑着嗓子笑了笑,又补充道,“你也总是会原谅我的。”
雨声越来越大,他不确定潘西能否听清他毫无底气的话。
潘西提高了嗓音难以掩盖的激动:“那你为什么从来不来找我,你可真够自私的,你幼稚又懦弱,从来都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你战战兢兢,你这个混蛋,你真的应该下地狱,马尔福!”
在潘西爆发式的喋喋不休的咒骂和数落持续了半小时后,德拉科笑着摸去她脸上的泪水,换上他久违的愉快略带讥笑的表情。
“你不应该这样说我,潘西,”他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潘西满是泪痕的脸颊,故作轻松的低声说:“这么多年来,就连圣人波特都换几个女朋友了,可我还是只喜欢过你。”

13.
倘若说一个人最开始降临在这世上的时候,原始的内心是善良的,那德拉科应该怎样为自己辩护?
这个金发脸色苍白的男孩已经长大了,他年幼的时候没有善良过,现在回首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恶霸惯了,看似嚣张蛮狠内心虚伪懦弱。他曾经愚蠢固执且走上歧途,但有一个人在他短暂的十几年里,能无条件包容他,到最后的最后,连他自己都没有力气支撑下去了,她还会依然站在他的这边,哪怕是在做无谓的挣扎也会带给他无法替代的安全感——就像他的神明一样。在煎熬黑暗的一年里,他无数次祈祷神明的庇护,祈祷神明会比万物都更加善良,宽厚,理解自己的懦弱,包容自己的错误,他清楚明白他没有资格得到这些,但最后他还是欣喜的发现他早已拥有。
他们是彼此的翻版,彼此的守护神,唯有面对她是可以毫无保留,宣泄或是袒露自己的脆弱。德拉科想,他如此的幸运或许应该归功于幼小时把稀少的善意早已心甘情愿的全部给了潘西。

最后,冒着倾盆大雨,德拉科又一次做出了自私霸道的奢求,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祈祷他的神明可以再一次可以允诺他,他说:“潘西,如果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end.—

(本DP麻将室第二名🥈的霸凌文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写完了!但是!跑题了!只有(10.)有霸凌场景,我知道我的水平是有点尴尬的,自己看完都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唉……标题是一开始构思了一个很短的小喜剧,但写出来和设定差别太大了!我期待各位DP之光太太写一个校霸小情侣文!!!
因为德潘风云人物校霸小情侣这个设定太有爱了!!!呜呜呜!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

评论(1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