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德潘/灿白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德潘】自投罗网 C1~3(AU/婚约/轻松狗血/he)

HP同人,德拉科马尔福x潘西帕金森
【非】原著设定,德潘【非】罗琳的七年初恋,开脑洞写了一个轻松文,开心为主!欢迎食用!

1.
今天是德拉科·马尔福二十四岁的最后一天,他的母亲纳西莎夫人一天前特意叫家养小精灵传话嘱咐他晚上要回庄园吃饭,哦对了还要带上他的未婚妻潘西·帕金森。
说到这位帕金森小姐,德拉科对她了解实在不多。大半年前的圣诞晚会上,纳西莎夫人忽然恨铁不成钢地对他说:“你看看你,德拉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着调,纯血统家的姑娘都被你祸害差不多了,还有哪个愿意嫁给你?也就剩下帕金森家的独女了,我刚听说她倾慕你很久了,就那边——黑裙子短发的那位,有兴趣认识认识吗?”接下来他顺着母亲的目光看过去,意料之外是一位优雅美丽的女人,就是冷着张脸,如果她以后成为马尔福夫人似乎也可以接受。德拉科在酒精作用下,点了点头。于是当晚,当着所有在场的纯血统家族的面,马尔福家的少爷就和刚从法国回来定居伦敦的帕金森家小姐订了婚,并且不到一个月两人就搬进了马尔福家新购买的小公寓里。
可事后德拉科就后悔了,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场忽如其来的订婚是早就预谋好了的,就等着他自投罗网,而他居然没头没脑的毫不挣扎,简直任人摆布。
别看德拉科马上二十五了,他骨子里依然很叛逆,婚已经定了,他只能迁怒于这位纳西莎夫人口中爱慕他已久的帕金森小姐,采取不沟通不搭理不太熟政策。所幸帕金森小姐平时就沉默寡言,拥有一张这样美丽的脸庞还能保持将近零的存在感就足以说明她有多无趣,这半年里德拉科都很少看到她笑,或者说很少看到她——她是个十足的工作狂。

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德拉科终于接到了从古灵阁里匆匆跑出来的潘西·帕金森。
“你们下班可真够晚的。”德拉科随口抱怨道。
潘西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头发,低声说:“实在抱歉,马尔福,月初的档案又出了点问题。”
“快点吧,我妈还在庄园等我们呢。”德拉科伸出手向她示意道。
潘西刚抓紧他的手,下一秒就幻影移形来到了马尔福庄园的门口。
她脚下没站稳身体猛地晃了一下,一个小东西便从她衣兜掉在了地上,发出来清脆的声响。
德拉科弯腰捡了起来,这是DuPont经典款的打火机。
潘西为了稳住身体后退了一步,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喜欢吗,马尔福?你的生日礼物,真抱歉没想到它掉出来了。”
“啊谢谢,我很喜欢。”德拉科挑眉笑了笑,顺势把它揣进了兜里,拉着她进了宅子。
这是一顿传统的家庭生日聚餐,先是两家人礼仪式的互相恭维,谈谈政治局势,工作同事,最后又把话题扯到下一代人身上。但就卢修斯的表情来看,似乎并不讨厌他的准亲家人。
家养小精灵把蛋糕送上来的时候两家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潘西帕金森在纳西莎夫人的怂恿下亲手给德拉科带上了生日帽,大家围在一起点好了蜡烛唱完了歌,潘西笑起来的样子很难得,这是他在闭上眼许愿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纳西莎夫人为他送了一套精美的餐具作为生日礼物,似乎是暗示他早点结婚稳定下来。果然晚饭结束闲聊的时候,纳西莎夫人把他拉到一边,又开始了老生常谈:“你已经二十五了知道吗德拉科,像潘西这样修养好的乖乖女难得一见,你懂我在说什么吗。”
德拉科点了点头,他从小到大女朋友不断,但到了这个岁数还没结婚,也就意味着没和他有一腿,且未来可能有一腿的纯血统姑娘越来越少了。
纳西莎夫人继续啰嗦:“你们最近相处的怎么样?我看她对你挺好的,下午帕金森夫人告诉我潘西第一次来马尔福庄园做客的时候就对你有好感,那时候你还没去霍格沃茨呢,哎没想到我儿子这么有魅力。”
德拉科条件反射的皱了皱眉,他压根想不起来小时候还见过这家人,更别提这种两小无猜一见钟情的桥段了,他怀疑这些中老年妇女什么豪门恋情无良报刊看多了。
他看了看时间,再过一会儿他约了朋友聚会的,于是他打断了纳西莎的话:“我们俩挺好的,妈您就甭操心了。”他握着纳西莎夫人的手,似乎希望可以用这种姿势传达自己的诚意。
纳西莎夫人不依不饶反握住他的手嘟囔道:“那什么时候才结婚啊,订婚半年了也不见你们说要结的,诺特家孙子都抱三个了。”
“要孙子还不简单,妈,您想要几个,列个单子给我,我保准完成任务。”
纳西莎生气地掐了德拉科一把,“唉,就你这样不着正调可愁死我了。”
那边两家男主人下完了最后一盘巫师棋,今天的晚宴就差不多该结束了,德拉科和潘西起身告别准备回公寓,明早还得早起上班呢。

在父亲和母亲的目送下德拉科和潘西手拉手走出了马尔福庄园,一走到公路上便松了手。
“我还得回去加班,你呢,马尔福?”潘西问道。
“我一会儿还有个局,可能也要晚点回去了。”德拉科伸了个懒腰说道。
“啊,好吧,那我先走了,再见马尔福。”话音刚落,潘西就幻影移形了。
“嘁,连句‘生日快乐’都不说,到底哪门子的爱慕者啊。”德拉科一边向酒吧方向走去一边嘟囔道。

‘沼泽’酒吧是德拉科和他的狐朋狗友们最大的根据地,这里生意一年到头都很好,德拉科觉得这跟老板娘是个媚娃的传言有分不开的关系。
他一进去就看到格雷戈里·高尔手舞足蹈地召唤他。
“德拉科,这里!”高尔用他结实的胳膊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你怎么才来啊。”
德拉科不动声色地挪远了一点,“有老妈要伺候。”
“说到底订了婚的人就是不一样,那个冷冰冰的帕金森小姐也不好对付吧。”对面的布雷斯·赞比尼挑眉说道。
“她就是个工作狂,这会儿又加班去了,根本管不着我。”德拉科打了个响指示意妖精服务生过来。
“那你可真够幸福的,”西奥多·诺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粗着嗓门说:“达芙妮简直一控制狂,我保证了半天我跟你们只是喝杯茶才肯放我出来!”
“你再别显摆了,西奥多,今天我妈还唠唠叨叨的说你都生三娃了,”德拉科又扭头对旁边的妖精服务生说道:“麻烦给这位先生拿杯普洱茶。”
“对不起,我们没有普洱茶。”妖精尖锐的嗓音回复道。
“没关系,随便来个不太好喝的就行,相信我这位先生不知道什么叫普洱茶。”
“要我说,你也赶紧结婚吧,我看帕金森小姐就挺合适的,”西奥多在他旁边一屁股坐下,德拉科感觉沙发都往下沉了不少,“温柔大方不管你,钱多话少,多好。”
德拉科今天听这话听得耳朵都要出茧了,他刚想怼这位已婚人士两句,一杯鸡尾酒就出现在他面前,下面还压着一张纸巾。
“那边一位小姐让我送过来的,先生请您慢用。”妖精服务生说完就扭头走了,德拉科还没来得及看清它指的是哪个方向。
他抽出纸巾,不出所料,上面是一个性感的红色唇印,大概是一分钟之前印的。
德拉科用指尖轻轻敲着酒杯,暗暗兴奋,他是没有猎艳打算的——虽然他的未婚妻又无趣又死板,但现在这个送上门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他就感觉到桌子猛烈的倾斜了一下,只听到文森特·克拉布压低声音惊恐地说道:“你们猜我刚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谁了?!”
他还没等到热心的群众积极抢答,便迫不及待地继续说道:“——德拉科的未婚妻,潘西帕金森!”



2.
话音刚落,德拉科就挥了挥手:“不可能,除非你现在在古灵阁会计工作室——她正疯狂加班呢。”
文森特克拉布笃定道:“我发誓我没看错,旁边还有一个金发男人,我开始还以为是你,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人发际线还算正常。”
“我看看去。”德拉科飞速起身。

他顺着文森特刚飞奔来的方向走去,很快就看到一个黑色短发的漂亮女孩——是的,看起来比潘西帕金森年轻了不少。她涂着鲜红的口红,刻意拉长了的眼尾使眼睛显得更加深邃,黑亮的头发下两个银色的大耳环随着她夸张大笑的动作来回摇摆,还有脖子上闪亮的项链衬得她的锁骨性感极了,她把手搭在椅背上,缓缓地吐了一个烟圈,烟雾中她像猫一样懒散又柔软。
科学情况下,德拉科对这样的合胃口的女性是没有抵抗力,但此时他只感到震惊,因为他充血的大脑告诉他,这就是昔日里乏味无趣的潘西帕金森!

德拉科一直到早上还在想这是不是幻觉。此时他正顶着黑眼圈坐在餐桌旁吃着潘西提前为他做好的早餐,早餐旁有一张字条写着:
“——你昨晚喝太多了很晚才回来,喝点牛奶再去上班吧,记得热一下,我赶时间先走了,早安。 P.P”

德拉科不记得昨晚具体是怎么回家的,他好像坐在潘西两张桌子远的地方偷偷观察了她一个多小时,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潘西帕金森。他用他仅存的一点理智命令他的狐朋狗友们不要去惊动她,接下来他喝醉了,唯一能判断出来的是他一定出现了幻觉,后来他就出现在了家门口,一转身又躺在自己的床上,晕晕乎乎半梦半醒中还在绞尽脑汁地思考:乖乖女帕金森是什么时候被人夺舍了?

吃过早餐他清醒一点了,双手交叉静坐在餐桌旁整理了一下思绪:潘西帕金森是纯血统不错,但并不是她表面的那个乖乖女——有哪个已订婚了的乖乖女会在未婚夫生日晚上跑去酒吧和年轻壮汉调情?等等——她还谎称加班?她平均每周都有三四天在加班啊!
德拉科不由地发出一声咒骂,他不受控制的继续想,同居这大半年里他们相处无事,没有任何摩擦同时也没有一点爱的小火花——他潜意识里把这归结到他这未婚妻性格冷淡情商太低,不懂与人相处。哦拜托,想想她平时是如何讨好纳西莎夫人的吧,甚至卢修斯都欣然把她当成自己的儿媳妇了。帕金森一家才回到伦敦不到一年,她就已经成为了古灵阁会计顶梁柱,半年后还能再次迁升——她的业务和交际能力不可能差到半年内与自己毫无纠葛,更何况她还对外声称已爱慕他多年。

梅林,不是吧,二十五岁的第一天德拉科就感到危机重重,难道以纳西莎夫人为代表的中老年妇女最爱的狗血杂志之豪门骗婚篇就要发生在德拉科马尔福身上了。


德拉科搓了搓脸,猛地站起来向潘西的卧室走去,当初搬进来的时候是他坚持要分房住,潘西沉默地选择了这间离他房间最远的背阳卧室,半年里这是他第一次进来:白色的空间,木质的衣柜,死气沉沉地味道,仿佛踏入了翻版古灵阁。
明明知道家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但他还是不由地放轻了脚步,从书桌巡视到梳妆台,又从衣帽间巡视到床头柜,没有一处逃过他的搜查,德拉科期待着下一秒就能发现天大的破绽然后成功揭发这个虚伪的女人把她赶出这个公寓再一举取消婚约。

遗憾的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间屋子里就像平日里的帕金森一样乏味无趣,甚至连衣柜里的衣服和床单都是统一的素色。
德拉科失望的穿好衣服准备去魔法部上班了,他看了一眼摆钟已经迟到快一个时辰了,哦等等——摆钟前的小柜子上摆放着一个礼盒,上面还绑着夸张的蝴蝶结,德拉科拆开了一看,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盆栽,还附带了一个使用说明书,而礼盒上则闪烁着几个绿色的字:“生日快乐德拉科马尔福!:)P.P”
德拉科摸着这几个字笑了。

德拉科好久没有这么期待回家了——当然,他每天都在迟到早退,但这只是一种行为习惯,并不代表他有多恋家。
而现在,他和一个极大可能抱着骗婚想法的“危险”女性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他需要和她斗智斗勇。这全方位调动了生活积极性,他甚至把这当成是无聊生活给他的一点小礼物。
就像今早在摆钟前发现的生日礼物一样,让他欣喜。试想,如果这份才是潘西提前为他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那昨天晚上的那个从潘西衣服口袋里掉出来打火机又是什么呢?潘西可能有抽烟的习惯。
他回到家里,直径走向客厅墙壁上的便签本,那里显示着潘西半个小时前从办公室里发来的消息:“今晚加班,晚饭不用管我了。P.P”
德拉科愉快地挑了挑眉,哼着小曲打开冰箱,他要给自己做顿好的。

卧室的指针刚指向十点,德拉科就听到“嗒嗒”的声音,潘西回来了。
他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向客厅走去。
“吃饭了吗?”他温柔地问道,就像一个关心妻子的三好男人。
“吃过了,今天的业务完成的比较顺利。”潘西一边换鞋一边回答道,就像一个爱岗敬业的事业女性。
德拉科走上前去主动勾住了她的肩,“我说你一天到晚这么卖命干嘛,你要养我啊,帕金森小姐?”
疲惫的潘西没有理会他无聊的玩笑,把包随手放在了沙发上。
德拉科只好转移话题道:“我看到了你的生日礼物,很可爱的,谢谢。”
“不客气,要来点红酒放松一下吗?”潘西温柔的声音从小吧台传来。
“不了,我去洗澡就准备睡了,你早点休息吧。”德拉科虽然酒量向来不好,但他这不是怕,他只随时保持警惕,提防眼前这只看似温顺乖巧的小白兔。

反正来日方长,他有的是办法揭穿小白兔的伪装。



3.
难得德拉科在星期六早上没有睡懒觉,而是和他的未婚妻帕金森小姐面对面坐在餐厅里吃着早点,偶尔有鸟叫声从窗外传来,此时场景非常温馨。
“我发现你厨艺不错,潘西。”德拉科舔舔嘴巴说道。
“你今天才发现吗,马尔福。”潘西目不转睛地看着《预言家日报(周末特刊)》,余光都没有给他。
“其实我的厨艺也不错,可惜你老加班,我都没有展示的机会。”
“这真是太遗憾了,不如你一会儿展示一下你洗碗的水平吧,马尔福。”
“……我从来没学过家务类的咒语,潘西,你觉不觉得我们应该请一个家养小精灵?”
“我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噢,也是,”德拉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或许你更想跟我过二人世界。”
潘西把目光从报纸挪到德拉科脸上,又挪了回去,抖了抖报纸:“你这两天讲话变得很奇怪。”
“是吗,人总是会变的嘛,帕金森小姐。”德拉科说完就擦擦嘴站了起来,趁潘西叫他收拾餐具之前溜回了卧室。

就是现在。
听到大门关闭的声音,德拉科从房间轻巧的走了出来,他环顾整个屋子,确认潘西已经出门后,便站在阳台上用窗帘挡着自己往楼下望去——潘西正提着一个手提包独自一人向街道走去,看样子绝不是去加班。
德拉科火速带好钱包钥匙和魔杖,随手抓起一个麻瓜棒球帽幻影移形出现在马路侧面隐蔽的居民楼后,他要去看看帕金森小姐周末都有哪些娱乐活动。
周末的上午出来闲逛的人比往常多了不少,德拉科视线紧紧锁定前方的帕金森,并和她保持二十米左右的安全距离,直到她进了佳乐商场。那是一间大型的购物商场,德拉科知道西北门的升降梯下面有一间魔法律师事务所,他和某一任前女友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为了避免引起路人的注意,德拉科斟酌了一下还是在室内把帽子摘了下来,并给自己施了一个小咒语,好让自己长出一些用来做伪装的胡子。
他跟着潘西默默坐着商场扶梯上了一层,又上一层,几次他都要被人群冲散了——潘西好像在刻意的往人流量多得的地方走,难道是发现他了?
不是出于对自己伪装跟踪技术的怀疑,而是因为德拉科意识到自己对潘西一无所知,上到性格下到反侦查能力,在这场较量中,他虽然处于暗处,但依然没有任何优势。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他看到潘西直接进了一家麻瓜女装店,认真挑选起衣服来。
大战结束后,英国魔法届不少巫师都开始接受麻瓜用品,为首的就是韦斯莱家——他们总是那么特立独行。开始德拉科对此嗤之以鼻,直到纳西莎夫人和她的小姐妹们也开始尝试一两件麻瓜衣物,等德拉科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都已经晚了,索性他也在上班路上随手买了一顶棒球帽,尽管他并不清楚什么是棒球,但这帽子还是挺好看且实用的。
比如现在,为了增加隐蔽系数,他又重新带上了帽子。在刚才的逛商场经历中他发现,室内戴帽子的年轻人不在少数,甚至还有不少戴着口罩的,也许下一次他也可以试试。

半小时后,潘西拎着两个纸皮袋在导购的‘欢迎下次再来,帕金森小姐。’的热情送别中走了出来。
德拉科背过身去,估算潘西走出一截后才缓缓转身靠着栏杆,压了压帽子起身跟上,他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士向潘西走了过去,两人站着说了几句话,又一同转身进了另一家店。
德拉科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位男士的正脸,忽然间,有人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艾琳·沙克尔,一个活泼开朗的漂亮女郎,她的哥哥在魔法部国际交流司工作。德拉科想起来了,去年在魔法司酒会后他和艾琳共度了一个浪漫的夜晚。
“好久不见!马尔福,”艾琳兴奋地说道:“我差点没有认出你,你什么时候开始留胡子了?”
德拉科摸了摸刚为了伪装而变出来的愚蠢的胡子,不自然地笑了笑,“一个新尝试。哈哈,你一个人在这逛吗?”
“我陪我哥呢,”艾琳指了指前面的一家男装店,“这家店最近很火,是乌姆里奇夫人开的男装店,我哥一个月都来了三回了。”
德拉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家店的牌子风格似乎和周围的麻瓜店有点格格不入,他眯了眯眼睛,如果没看错的话,正背对着他的那个熟悉背影就是潘西,她在那里一件一件挑选,在一家男装店。
“是嘛,”德拉科若有所思,随口说道:“开在麻瓜商场里得花不少加隆吧。”
“可不是,不过面料质量真的不错,我几个朋友都在这里给男朋友买衣服呢,你可以让你女朋友给你买呢。”艾琳淘气地说道。
“我可没有女朋友。”德拉科笑了笑,他看得出来艾琳就在等他这句话。
“真的嘛,”艾琳毫不掩饰话里的笑意,暧昧地向他靠了靠,“大帅哥怎么还没有女朋友,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介绍?”
“活泼开朗的,我比较喜欢这种的。”德拉科挑了挑眉,露出招牌式马尔福微笑。
在艾琳·沙克尔低下了头,试图掩饰脸上的笑意,在他哥哥出来之前,塞给了德拉科一张自己的名片。
“有空可以一起吃个饭吗,马尔福先生?”艾琳用手指把碎发刮到耳后直勾勾的看着德拉科问道。
“没问题,沙克尔小姐。”德拉科也笑着点了点头,在她的注视下把名片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衣服口袋。
等送走了艾琳,德拉科才发现潘西不见了,他低声咒骂了一句,但很快又恢复了好心情,他亲眼目睹了潘西和一个陌生男子亲切自然的交流,随后又和人家一同进入了男装店,简直像两个小情侣的日常。德拉科哼哼两声,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把柄,他摸了摸口袋中的名片,也算不虚此行。

在开门的那一瞬间德拉科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厨房传来锅和铲子碰撞的声音,还有扑鼻而来的油烟味。
看样子潘西并没有和男伴共进晚餐再度个夜生活?德拉科观察到她大概回来有一阵子了,房间还是像他出去时一样干净整洁。德拉科随手把帽子抛在沙发上,换了鞋向厨房走去。
“在做咖喱饭啊?”德拉科站在潘西身后问道,他看到潘西手猛的抖了一下。
“呀你今天去哪儿了,我回来都没看到你。”潘西看了他一眼,又回过头专心对付晚餐。
“咳咳,和老朋友叙叙旧。”虽然是偶遇到的,但这么说也没错,德拉科想。
“那吃过了吗?我恐怕又要做多了。”潘西把切好的土豆倒进了锅里。
“还没呢。”德拉科伸出手臂越过潘西把火调小了一点,轻轻揽住潘西的腰把她往后拽了拽,强行接过了她手中的铲子,“还是我来吧,难得你休息一次,我表现表现。”

“对了,你今天又去加班了吗,潘西?”德拉科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后拉,开凳子坐在潘西对面,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没有,我去了趟佳乐,买了几件衣服,又去逛了逛超市,”潘西低头切开一块鸡扒随口回答道:“逛超市真是太有意思了。”
德拉科配合的点了点头,本以为她会顺杆说去加班了,她这个回答似乎很坦诚。
潘西抬眼瞅了他一下,又自得其乐地继续说道:“有空你也可以去逛逛那家超市,我推荐麻瓜家电区,非常精彩。”
“你下次带我一起去呗。对了,听说魔法部老干部乌姆里奇夫人在那开了一家男装店,你知道吗潘西?”德拉科竖起耳朵,死死盯着她,想抓住她表情透露出的蛛丝马迹。
“知道啊,我父亲就很喜欢,我今天还去那给他买了一件夹克呢。”潘西刚好把一颗西兰花完全咽了下去,抬起头微笑看着他。
在德拉科不自觉皱起眉头的同时,她还不忘冲他眨眨黑色清澈的大眼睛。

—tbc—

第一次写非原著设定的!!!架空了!!好开心!
因为一直觉得德拉科看起来荷尔蒙很重,像是大小就有不少女朋友的那种hhhh,潘西就还是套用同人经常写的‘斯莱特林女王’的设定,莫名很有爱,用渣文笔把脑洞写出来了
所以这文人设傲娇纨绔少爷x伪乖乖女真女王
【满满中二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爽先
欢迎留言!大噶一起狗血!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