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猴露/铠约/德潘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纳卢】《夏末的萨克斯手》(短)

刚贴吧考古去了,看到我11年写的幼稚小短篇,头脑发热想搬来发这凑一个tag内容数
HP同人 cp:纳威·隆巴顿x卢娜·洛夫古德
(这对真的很有爱!!超级好嗑!!格兰芬多楞小子x拉文克劳怪姑娘 养眼cp!!希望大噶多多产粮!!!
🍕🥗🌮🥙🍟🥘🌭🍔🍝🍜🍲🍱



0.
沿着马车的行驶的路线一直向前走,你会被路旁金黄灿烂的麦田所吸引,在那里,你仿佛听到了萨克斯管的声音,它使你看到没有沙滩的大海向你涌来,它使你看到夏天。
-
卢娜.洛夫古德又一次来到这片金色的麦田,它依然不分季节以最美的姿势疯狂的生长着,在没有人烟,偶尔只能听到马车铃铛的地方,风吹过的麦田一阵阵摇晃,金黄的浪波在远处看起来美好极了,就像跳跃的音符,还有那熏人欲醉的麦香味,之后麦田又恢复了平静。卢娜穿过麦田一直向前走,她听到了萨克斯管的声音,低沉的声调是那样吸引着她几乎奔跑着向前走去,以至于她没有听到身后的“沙沙”的脚步声,正当卢娜走累了,快要放弃继续向前的念头时,一双手从后面蒙住了她的眼睛……
“咚咚”卢娜的猫头鹰从窗户飞了进来,嘴里叼着一个信封。
这封信打扰了猫头鹰的睡眠,但她并不生气,只是为有一次错过看身后的那个人是谁而感到淡淡的失望。这样的梦学生时代的卢娜是常做的,而且无一例外的很富喜剧色彩错过了身后的那个人,可当72岁的卢娜再次做起这个梦就连她自己也感到意外。
关于这个梦,她只告诉过纳威.隆巴顿,但他说麦田是很割人的,它会在你的手臂上,脸颊上所有他能触及到的地方弄上或深或浅的伤口。后来在卢娜六年级那一年,她只身一人逃到了一片麦田里,黑夜里卢娜的伤痕一遍遍验证了纳威说的话,可那一天是她出逃以来最有安全感的一天,因为她在破晓时听到了萨克斯管的声音,然后猜到了她身后的那个人。
一旁叼着猫头鹰食的猫头鹰提醒卢娜它脚上还有一封信呢,这时他才想到要把那封信拆开看看:
“亲爱的卢娜,
早上好!
我和罗恩邀请你晚上来我们家与我们共进晚餐,还有哈利和金妮也回来。我在新加入的老年美食俱乐部里新学了几道菜,我和孩子们都很喜欢,希望你也能喜欢。
梅林保佑你一切都好,等你回信。
你忠实的,赫敏.格兰杰
卢娜从茶几上抽出了一份报纸和一支笔,从报纸的一边上撕下一条写到:
“我很乐意去,谢谢你们了!”
卢娜本来是想多写几个字的,但那个纸条实在太小了。
昨天是纳威.隆巴顿的葬礼,他是上周四去世的。
卢娜从沙发上起来去洗漱,凉水洗过脸之后她一下清醒了许多,就像从前纳威去外地出差学习一样,她回忆起了以前和纳威在一起的很多很多琐事。但这会不同了,纳威再也不会以两天一张明信片的频率给予她安慰了。
很多事从上周开始就改变了,比如在也不会像以前几十年一样每天早上醒来时就能看见床头柜上的热牛奶,所以从上周开始,卢娜就不喝牛奶了。
卢娜坐在秋千上,回想起昨天的葬礼。
昨天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葬礼就是在后院举行的,这葬礼似乎比他们四十多年前的婚礼还要简单,不过那也是卢娜自纳威退休离开霍格沃茨以来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他的成年的学生一起来到她家的后院。那些学生聚在恩师的坟前,她们的表情和眼泪也将卢娜扯会了那个耳朵还会挂胡萝卜的耳环的年代,扯回了那个纳威像卢娜第一次表白的场景,一米八几的英俊小伙竟会紧张的双耳通红。这个画面卢娜时常想起,也时常将给他们从孤儿院里收养来的麻瓜儿子讲起。纳威和卢娜没有孩子,而这个养子也在17岁成年的那一年被他的亲生父母接走了,后来每年圣诞节纳威都会准备点礼物给他寄去,再后来听说他随他的麻瓜父母搬到了俄罗斯,此后就没有联系了。
卢娜忽然很想找人说说话。这一周以来她是很少说话的。早上没有了纳威读预言家日报,也没有只能把卢娜一个人逗笑的笑话,她开始漫长没有止境的回忆,像是一堵想要被推翻的砖墙,等待人一点点的把它拆开,但她失败了,拆掉以后的转居然比原来的还要大的多。
一年前卢娜曾做过一个令人伤心的梦,梦醒后纳威寻问这个梦,她说:“你没有来参加我的葬礼。”那微笑着将手中的牛奶递给她:“你的婚礼我都参加了,葬礼怎么会不来呢?”卢娜没有缘由的笑了,纳威总能把世界上一切令她感到不安的东西消失。可现在看来这个梦要成真了。
卢娜看见院子里的花,想起昨天一个很像自己年轻时的小女孩——至少在她看来是小女孩,她手里捧着一只向日葵,这是卢娜最喜欢的花,小女孩在纳威身旁放下了这朵“教授最喜欢的花”,她的眼泪在太阳下晶莹剔透。
在这样晴朗的一天掉眼泪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啊。可金妮也哭得很凶,卢娜跑去安慰她说:“我们很快就会和他再次相见的,”说完这句她就后悔了,金妮捂着嘴哭的更凶了,卢娜又自言自语道:“我们要适应短暂的没有他的几年,这比起他陪伴我们的几十年算不了什么。”
总是有人不断地来安慰她,可她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天气对卢娜的影响很大,温暖的太阳光使她的眼泪在没有留出来之前就蒸干了。
卢娜忽然想起来什么。她从秋千上跳了下来,跑到了院子后面,哪里有一个张满青苔的门,卢娜推开门走了进去,那里阴冷潮湿的空气使她感到纳威的存在,因为这里是他的草药种植室,卢娜凭着学生时对草药学的知识(其实这方面他还是很擅长的),开始观察这些草药,可惜这里的空气使卢娜感到有些难受,这时她才想起她还饿着肚子。
卢娜走出院子,在对面的餐厅吃饭。这家饭店里的饭菜虽然不好吃,但价格还是很便宜的。以前她们是很少来这里吃饭的,纳威再忙也坚持自己做饭吃,所谓自己做饭也包括将买来的饭放在锅里自己加点调料。
从餐厅出来,卢娜忽然有一种想在马路上跳舞的感觉,就像小的时候爸爸教她的“马路舞”。关于这个舞的跳法卢娜只告诉过金妮和纳威,而有一次见纳威进院子时也跳起了这个舞,那天正是卢娜的生日。
回到家里光线似乎黯淡了很多,客厅仍保持早上起来乱糟糟的样子,卢娜索性又躺在沙发上睡觉,她忘了自己几点起的床,而她这一睡就是一下午。卢娜再次醒来已经5点多了,她做了一个断断续续的梦,在她醒来的一瞬间就全忘了。
她坐在阳台上喝了一杯下午茶,收拾好客厅就出门了,这次是去罗恩家做客。
太阳要走了,它把路尽头的阁楼染红,阁楼又把天染红。这天像极了禁林里的天,那是夜骐最喜欢的颜色。
马路上总是有左灯右行的年轻人,卢娜看见也不是一两次了,时间使人越变越衰老,却能使城市越变越年轻。
经过邮局就是他们家了,年轻的他们很少有时间聚在一起,现在多的就是大把大把的时间啊。
卢娜刚进他们家的院子就听到了金妮的声音:“嘿!卢娜你总算来了。”对于这样亲切的问候卢娜笑了。赫敏忙把准备了一下午的饭菜端上桌来。罗恩拿来高脚杯,哈利拿来一瓶红酒给他们每个人都倒上。
像往常一样,赫敏问:“我们有什么要说的吗?”这是一个老规矩,从为了事业到为了孩子或孙子,饭前的一句话是必说的。纳威说得最多的就是“为了健康干杯”可是今天大家都沉默了。
“为了健康干杯!”卢娜第一个举起杯子说。
“为了健康!”马上金妮重复了一遍。
所有人都笑了,他们都明白今天是为了什么。
卢娜看着杯中摇曳着的红酒,在渐渐模糊地视线中又听到了萨克斯管的声音,像火车驶过的鸣笛,它载着人们去了一个卢娜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END—


六年前写的了!!写的是有点羞耻,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又要嗑这对了!!希望同好们多多产粮!!!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