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双兰/猴露/铠约/德潘洁癖玩家
固定pick:高冷傲娇x抖m粘人精
口味百年不变

【德潘】[hp同人]文学家-1

吃饭的时候不要看!我呛住了,差点把生命献给夹大大了!!!强推!!!

➕:

 “《魁地奇:从入门到精通》!德拉科·马尔福先生沉寂十年的半回忆自传体长篇巨制!三加隆六西可上架大酬宾!买二送一,更有作者的签名照赠送!先到先得!”对角巷丽痕书店门前竖着一个小喇叭,正在循环播放着。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最新发布,不愿透露姓名的帕金森女士世纪著作《魁地奇:从入门到放弃》,讲述了一位同样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与魁地奇纠缠的十年!只需三加隆五西可,可以参与抽奖,在2008年有些晚的第一场雪降临当天赢得年度我最喜爱的读者奖!奖品由不愿透露姓名的帕金森女士独家提供!价格实惠欲购速从!”丽痕书店对面的美迹书店也巧合一般地搬出一个大喇叭用震耳欲聋的声音播放。


 


丽痕书店的老板德拉科·马尔福站在自己的小阁楼上扒着窗户往下看,自家的门可罗雀和对门的车水马龙对比起来,气得他把帽子都给摔了。还是得自己捡起来掸一掸灰,调整一下心态与表情,优雅地爬下梯子从乱七八糟的小说里找到一条路穿梭出去,前往路对面去找对门的老板吵架。


 


德拉科·马尔福一直很努力地去实现自己的作家梦。


 


十年前大战刚结束时,好不容易从霍格沃茨毕业了的德拉科坐在几乎成了废墟的马尔福庄园里奋笔疾书了三个月,把纳西莎和卢修斯吓坏了。他俩忧心忡忡,以为儿子被黑魔王拥抱之后被附了体,找了不知道多少民间偏方——管它什么麻不麻瓜的,统统往德拉科的嘴里喂,饭里塞,水里灌…直到三个月后德拉科在圣芒戈的意外伤害科悠悠转醒,颤巍巍地抬起手,跟泪眼汪汪的纳西莎说:“母亲,我书房的小抽屉里有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把银色的钥匙,用那把钥匙去咱们家金库里去开一个写着DM的小盒子,盒子里的另外一把钥匙可以打开我书房抽屉的锁,抽屉里的那一沓羊皮纸请帮我交给丽塔·斯基特,她答应帮我出版。”


 


纳西莎绝望地抹了一把眼泪,战争到底还是摧毁了她的宝贝儿子本来就不清晰的神智。她辛酸地答应了,她说:“好的,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宝贝。可是那天帕金森家的潘西小姐来了,她要取回你们分手之前送你的礼物和留在你这里的东西,她说那一沓子羊皮纸是她写给你的情书,我就把它们给她了。”


 


德拉科翻了一个白眼又直挺挺地昏了过去。


 


几天过去,这位病娇再次醒来之后就看到窗外贴的海报和无线电里插播的广告:“最新爆笑喜剧《我与黑魔王的二三事》,作者不详。是什么样的人能把如此沉重的话题写的如此令人捧腹?引人深思!笑点密集,年度必看!”。德拉科翻了一个白眼正想再昏迷一会,却被坐在他病床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布雷斯·扎比尼给拦住了。


 


“先别着急昏迷,给你看这本笑话书,”布雷斯往德拉科手里塞了一本书,“笑一笑什么烦恼都没有了!看看这里的描写,是不是和你接触过的黑魔王特别像?”


 


德拉科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那本《我与黑魔王的二三事》和作者栏黑体加粗烫金的佚名,气若游丝地对布雷斯说:“滚。”


德拉科出院后回到了家里,他失去了自己的故事与版权,没有作者收入,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地颓废。直到有一天,卢修斯小心翼翼地进了德拉科的书房。卢修斯斟酌了半天艰难地开口:“儿子,你已经快要二十岁了,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已经开始在魔法部实习并且跟你妈妈订婚了。可是你看看你,不仅是条单身狗,差点没能顺利毕业现在还没有工作。”


 


德拉科:“……”


 


德拉科开口说:“父亲,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接受相亲可是我想继续追求我的文学梦。”


 


卢修斯又陷入了沉默,他看着德拉科年轻又苍白的脸,叹了一口气说:“唉…你看看你,除了长得好看,家里有钱,其他简直一无是处…谈了个那么稳定的女朋友被你给整没了,你看看你,你现在这个条件哪有人愿意要你?你写的那本黑魔王我看了,立意是新颖的,题材也很热门,可是这个写作手法太不稳重了。那些段子是挺有意思的,可是很多人很难接受…”


 


德拉科:“……”


 


“好了,爸爸,你不要再说了。”德拉科气得心脏疼,“我走,我这就走,马不停蹄地走。”


 


“唉…孩子大了总是要离开家的,你留在这里让我和你妈妈都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卢修斯又叹了一口气,“想到了之前教你说话喂你吃饭,简直和现在别无两样…岁月不饶人…”


 


德拉科翻了一个惊天大白眼,带着一身正气、纳西莎塞给他的金库钥匙和卢修斯送给他的丽痕书店购买合同,独自一人去了伦敦闯天下。


 


这一闯就是十年。中间穿插着纳西莎哭着求他去见一见相亲对象,也穿插着卢修斯绑着他去见一见相亲对象,德拉科唯一坚持下来的就只有一件事:创作。


 


在文字里冲浪,在学海里徜徉。


 


德拉科反思了自己为什么没能被当成严肃文学来对待:文化水平低,写作风格差。


 


德拉科花了三年窝在丽痕书店的角落如痴如醉地阅读各个名家的著作,包括但不限于《与丽塔·斯基特同行》、《暮光x城》、《x十度灰》等风靡魔法界与麻瓜界的文学作品。他甚至挥金如土地雇了自己学生时代的好友格雷戈里·高尔来给自己当书店导购,直到抬起头发现高尔把半个书店改成了零食摊子,顺带还会卖些小玩具。德拉科觉得是时候开始创作属于自己的、真正的文学了。


 


他花了半天的时间用木头凿了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又用蜂蜜公爵糖果屋的礼品卡当作工资把高尔给打发了,望了望早已没有小时候那么繁华的对角巷,想起来自己完全可以用魔杖凿牌子。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上被木头刺的伤口,有些烦躁。


 


如果说知识就是财富,那么18岁的德拉科一贫如洗,21岁的德拉科勉强脱离贫穷跑步进入中产。中产阶级的德拉科咬破了十根羽毛笔后终于把题目敲定下来了:《我与魁地奇的二三事》。时间如流水般飞逝,两个月后布雷斯被纳西莎委托过来看看德拉科有没有被饿死,拿到德拉科憋了整整六十天写出的三百个词,有幸成为了第一个读者。


 


布雷斯笑的差点原地暴毙,边打嗝边说:“哈哈哈哈,你这是从哪里找的?我觉得我上次读那么有意思的小说还是三年零两个多月前!在哪里连载?我要追文去催更哈哈哈!”


 


德拉科掐了掐眉心,疲惫地说:“你是不是脑子最近进了水?这是严肃的体育竞技类文学,哪里好笑的?”


 


“从书名到内容,哪里都好笑,”布雷斯认真地分析,“你看,这个作者把魁地奇拟人化,讲述了自己与魁地奇的故事,其实却是自己玩魁地奇时发生的事故,很有意思啊?我记得当时那篇也很好笑的文叫什么来着,《我与黑魔王的二三事》,难道作者大大出续集了?话说回来到现在不知道作者是谁,难道真有人叫佚名?”


 


“滚吧,求你。”德拉科对这世间俗人的品味绝望了,还是一头扎进文学的世界更让人安心。


 


磕磕绊绊地又过了五年,26岁的德拉科终于惹怒了纳西莎。纳西莎拿着一把剪刀冲进了落满灰尘的丽痕书店阁楼,把德拉科五花大绑在一把快要散架的椅子上,举起刀恶狠狠地说:“今天剪不到你头发我就剪你头!”而在这五年里经历了无数次实战演习的德拉科灵巧地挣脱并闪避到了一旁的大衣柜里。


 


“你给我出来!”纳西莎使劲地拍着柜门。“别躲在里面不出声!出来!”


 


“我不出去。”德拉科冷静地缩在角落里任凭想象力随着他小说的主人公——蝉联了四届魁地奇世界杯大满贯的史诗级找球手德雷·马芬在十万公里的高空骑着火弩箭3.0驰骋。“你叫破喉咙我也不会出这个柜的。”


 


纳西莎气得鼻子都歪了,咆哮道:“好了,潘西!我们走!就当没这个人!”


 


德拉科吓得差点从想象里的扫帚上掉了下来,还是安慰自己太久没与人交际出现了幻听。


 


但这个幻听只是噩梦的铺垫。在接下来的两年,安静的对角巷逐渐又恢复了他童年时的喧嚣,这种吵闹让德拉科觉得有点孤独,孤独让他觉得烦躁。在德拉科心烦气躁地用羽毛笔恶狠狠写下‘完结’的时候,窗外传来咚的一声。


 


德拉科十分不耐烦地拉开了窗帘,被扑面而来的寒风吹成了傻狗,也被玻璃窗上的洞吓成了傻逼,更被在楼下那个假装自己没有往楼上扔石头的女人气成了傻子。


 


“干什么?”德拉科十分没有礼貌地冲楼下嚷嚷,“砸坏了你让我怎么做生意?赔钱!”


 


“赔你鬼的钱!”楼下的女人也中气十足地嚷嚷回来,“你家的老鼠都会过马路了!你让我怎么做生意?能不能打扫打扫卫生?”


 


德拉科气得把窗户一摔,本来就被砸碎了的玻璃稀里哗啦地全掉到了地上,他更生气了。他收拾收拾桌子上厚度堪比板砖的羊皮纸打算去出版社,出了门却被气的差点升仙——帕金森家的潘西,他的前女友,刚才一个石头把他窗户玻璃砸碎了不讲理的女人,正坐在丽痕书店对面的店门口喂老鼠,而那家店的招牌又新又亮:美迹书店。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德拉科气得脸色发白,怒气冲冲地幻影移形差点没分体。不过这一切都在他拿到《魁地奇:从入门到精通》的样书时被他抛到了脑后。


 


他捧着崭新的书,颤抖的手指抚摸过书脊上烫金的德拉科·马尔福著,像是看着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孩子——唯一的区别是他怀胎了十年生出来一本书。德拉科眼眶发酸,他想怒吼,想大叫,想让全世界知道他不认输!


 


直到他的代理经纪人告诉他:“马尔福先生,惠兹哈德图书公司没接收我们的提价,你这本书宣传的时候不能吹是和《魁地奇溯源》同一个出版社这个牛了。”


 


德拉科的喜悦停顿了一下,随后翻开了扉页想看一眼是哪个慧眼识珠的出版社出版了这本巨作。


 


不看不知道,一看没气死。


 


喜剧救济基金会。


 


喜剧就算了,还喜剧救济。德拉科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就与世永别了。他的代理经纪人也只好安慰他:“马尔福先生,别气馁,喜剧救济基金会也是一个不错的出版社,他们可出版了《神奇动物在哪里》。我听说你和神奇动物很有缘分,鹰头马身有翼兽啊、白鼬啊,这对我们后期的宣传很有利!”


 


德拉科翻了一个惊天大白眼,抱着自己书颤巍巍地往丽痕书店走。


 


“别上火!马尔福先生!你是最棒的!”德拉科的代理经纪人在他背后大喊,“别忘了样书的支票要赶紧付啦!”


 


时间回到了故事的开头。


 


德拉科呆呆地站在打扫一新的丽痕书店里不知所措。他摸着鬓角刚长出的两根白发,和头顶越来越高的发际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时间像是一辆马车,狠狠地从他身上碾压过去不留一丝痕迹。


 


今天是丽痕书店整顿十年重新开业庆典,而他的库存里只有两千本《魁地奇:从入门到精通》。该怎么做生意,他有点迷茫。


 


布雷斯拖家带口地来给德拉科捧场,他的小儿子在空荡荡的店铺里跑来跑去。


 


“没想到啊…”布雷斯和德拉科站在丽痕书店二楼的走廊里向下俯瞰着空旷的店面,“我还记得11岁来这里买去霍格沃茨的教科书,真是恍如隔世——”


 


“是啊…”德拉科喃喃道,“人生都不按照规定的轨迹走呢。”


 


“——一转眼那么正规的店面被你买了下来卖言情小说。”布雷斯结束了感慨。


 


德拉科实力不想跟这么个人斗嘴来降低自己的层次,他往布雷斯怀里塞了一本书:“限量签名珍藏版,全世界只有两千本,拿好去给我开门接客去吧。”


 


“你一共也就两千本吧。”布雷斯笑眯眯地把书揣进长袍口袋里,牵着儿子去开门,“迫不及待拜读,我和我媳妇儿都超喜欢《我与黑魔王的二三事》。”


 


“你和你媳妇儿的品味都够差的。”德拉科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怎料刚开门就听到对面美迹书店传来的大喇叭声:“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最新发布,不愿透露姓名的帕金森女士世纪著作《魁地奇:从入门到放弃》,讲述了一位同样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与魁地奇纠缠的十年!只需三加隆五西可,可以参与抽奖,在2008年有些晚的第一场雪降临当天赢得年度我最喜爱的读者奖!奖品由不愿透露姓名的帕金森女士独家提供!价格实惠欲购速从!”


 


-tbc

评论

热度(74)